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幸不二yf]追梦者1.  

2009-08-10 22:09:45|  分类: 【幸不二yf】追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立海大的三连霸最终还是没有实现。最后异常比赛,幸村输给了越前,与冠军失之交臂。两队的队员列队而站:“多谢指教!”他与他没有交集。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个开始而已。

全国大赛的落幕也是三年级队员离队的时候了,周末参加了告别仪式,不二从学校出来后拐进了一家网球用品店,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幸村精市。

“不二君,好巧那。”美人部长微笑道。

“啊,是幸村君。”不二也微笑,眼前这个笑起来如此温柔的人,与球场上充满霸气的王者判若两人,“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遇见啊。”

“是啊,既然这么有缘,不二君能否赏脸和我打一局呢?”幸村发出邀约,全国大赛不二所展示出的天才球技让他记忆深刻,他很想和不二一较高下。

不二有点吃惊:“哎?”

“怎么样,就当是对青葱岁月的祭奠吧。”幸村说。

“扑哧……”不二笑了,“呐,呐,幸村君不要说的这么悲惨啊,你还年轻……走吧。”

不二和幸村进行一场畅快淋漓的比赛无关胜负,那是棋逢对手的一种悻悻相惜,具体的比赛过程如何,他们发挥了多少实力只有他们两个还有迹部和忍足知道,谁让那天迹部大少正和忍足在自家的网球场约会被两个不速之客撞个正着呢,只是四个当事人都无意向外界透露什么。

 

三年级的夏天结束了,停止了部活,课余时间变得有些单调乏味。虽然说是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但不二还是一如既往的忘带字典,走过长长的一条走廊去向手冢借,依旧在他的字典里夹带小纸条,“手冢,不二家新出了芥末味的糖哦,你也给个面子捧捧场吧!”“呐,手冢,下雨了,手肘还会疼吗?”“手冢,听过班得瑞的《追梦者》么?”

这天,不二打开字典发现手冢居然也夹了张纸条给他:“不二,认真上课!”典型的手冢式口吻,不二又回了张:“哎呀,别这么严肃嘛,来笑一个^.^”不二忘带字典那是故意的,这只是他维持自己小小幸福的一种方式而已。

一连几周一到周末就下大雨,终于迎来了一个放晴的周末。“不二,新干线经过的高架桥下有一个网球场,在那儿见吧,我已经快到了哦。”不二看着幸村发来的短信,两人经过上次的比赛就迅速成为了好朋友,不二拿出球拍准备出门,没有了部活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碰网球了,正好出去活动下筋骨。

快到球场时,不二看见幸村走在前面,便上前叫他:“呐,幸村,时间凑的刚好呢。”

“是啊,”幸村和不二并肩走着,“好久没打球有点手痒了呢,呵呵。”

“对啊对啊,今天就好好的放松下吧。”不二也跃跃欲试了。

然而,快到球场的时候,不二突然停下了脚步脸色苍白。幸村注意到了不二的不对劲,扶住了他:“不二,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没事。”不二强装出笑脸对幸村说,“看来我们是来晚了一步啊,另找地方吧。”说完,急忙转身走了。幸村有些不解,顺着不二的目光看向球场,那里有两个交缠的身影——手冢和越前!再看到不二反常的表现,答案在幸村心里呼之欲出,他觉得心里有点堵,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想做的是把不二紧紧揽入怀中,那样的不二脆弱的好像一碰就会碎,好像保护他,但他无法走出那一步,他只能默默看着不二强装镇定,想哭却拼命把泪水往肚子里咽。

“不二,张开嘴。”幸村忽然说道。

“哎?”不二不明所以,幸村就见机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芥末糖,“好辣!”终于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而幸村则是体贴地转过了身像是在看路边的风景,许久,不二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拉了拉幸村的衣角,苍白地笑着:“谢谢你,幸村。”

幸村看着这样的不二心里发痛,他伸手摸了摸不二的头:“我也没做什么。”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拉起不二往车站方向跑去,两人赶上了一辆汽车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不二疑惑地看着幸村:“我们这是要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幸村突然痞痞地笑着。

“呀,幸村你拐卖人口!”不二故作恍然大悟状,“没想到你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居然干这种勾当。”

幸村干脆摸了摸不二的脸摆出流氓的样子说:“是呀,我专门拐骗像你这样倾国倾城又聪明可人的人。”

不二自知在嘴上功夫占不到半点便宜,就马上刹了车,转头欣赏窗外的风景,脸上还残留着幸村抚过的余温让他有点发愣。这时,幸村笑着递了芥末糖过来:“不二家(泥轰的不二家不是很有名么,于是让俺yy下,就当是不二他们家开的吧>.<)为什么会生产芥末口味的糖啊,这会有市场吗?”

不二也不客气的拿了糖来吃:“这最初只是父亲让工厂小批量生产送我的生日礼物而已,谁知道后来发现还是有人喜欢的,于是就放到市场上卖了。幸村也喜欢着口味么?下次我多拿点来给你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顺便带点新出的口味给我嘛。”

“你还真是会得寸进尺啊。”

“好说好说。”幸村扮着鬼脸。

不二的心情终于逐渐开朗起来,这让幸村很开心。和幸村天南地北地聊着天,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到来到了湘南海岸。白色的沙滩看上去没有一点杂质,海浪一个接着一个卷来拍打着礁石,抹去了沙滩上的印迹,碧蓝的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二的心境也跟着开朗起来,他重重地舒了口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他转过头看幸村,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微微一愣。

幸村看着不二:“喜欢这里吗?”

“嗯。”不二重重地点了下头,“好漂亮。”

幸村在沙滩上坐下,不二则干脆脱下了鞋子向大海奔去,任由海风带着浪花拍打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尽情地感受着大自然聆听大自然的声音。面对宽广的大海,不二忘记了手冢带给自己的心痛,一切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不二笑着转身招呼着幸村:“幸村,你也过来呀!”

不二的那一转身,白皙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犹如上等的瓷器,茶色的头发在风中飘扬,挂在脸上的微笑似乎与平日那101号表情不同,看着这样的不二幸村有点走神。

不二见幸村久久不动,径自转身,突然一个没站稳,眨眼一个大浪过来,幸村见状回过了神,甩下外套向不二跑去:“不二!”当自己被泼了一身水的时候幸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只见不二正弯着腰准备向自己泼第二波水。“好啊,你骗我。”幸村来不及细想刚才自己为何如此不安,也加以还击。

“不耍点小计谋都不知道您要在那磨蹭到什么时候那,一个人多没意思啊。”不二一边躲闪一边不忘向幸村进攻。

不二觉得自己很久没有想今天这样放松过了,不需要任何掩饰和伪装,褪去天才的名号,他不过是个国中生,也有喜怒哀乐也需要发泄。玩累了,两人并肩坐在沙滩上,太阳已经悄悄地向西溜去,微风阵阵带来丝丝凉意。幸村拿起外套披在不二身上。不二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抬头看向幸村,只见幸村用异常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说:“虽然天热,但全身湿湿的还是容易着凉,已经是秋天了。”

不二的脸有点红不知道是因为阳光的关系还是因为幸村的话,他站了起来:“那我们回去吧,幸村也全身湿透了呢。”

“嗯,我的公寓就在附近,先去把湿衣服换下来吧。”幸村带着不二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咦?”

幸村干脆拉起了不二的手:“没事,我父母常年在国外,家里又太大,所以才在这里买了套公寓,就我一个人住而已。”

“呐,幸村一个人住会寂寞吗?”

“还行吧,习惯了就好。”幸村无所谓地说着。

一路无语,不二看着幸村突然觉得其实王者就和天才一样也是很寂寞的,还是同病相怜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9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