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幸不二/迹不二]敦盛1~2.  

2008-07-27 22:14:34|  分类: [幸不二/迹不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思此世间,飘零无定处;

直叹水中月,浮生若朝露;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有生斯有死,壮士何所憾?

 

 

一、

建安三年春,青之都·富士城。

不二清康正帶着六嵗大的兒子不二周助和十嵗大的女兒不二由美子在領地内散步。時值櫻花爛漫之際,櫻雨紛紛,夾雜着春天特有的溫潤,由美子在樹下翩然起舞,她婉轉的歌聲隨着微風散播開去,讓附近正在勞作的嶺民忘卻了疲勞。不二清康看着女兒,雖然她才十嵗,卻已長得楚楚動人,像極了她已故的母親。清康的正室在小周助才2嵗時因病去世,清康對她念念不忘,所以,雖然側室佐佐木氏在第二年為他生下一個兒子,他們母子二人仍舊住在三道城,沒有被扶正。

由美子一曲畢,突然一個豪放的聲音打破了眼前的和諧:“好,好,好,大小姐的歌聲真是太美妙了!”

“呵呵呵,手冢,你還是這麽會破壞氣氛啊。”清康對來人說。

“主公過獎了。”來人是不二家的首席家老手冢右衛門國忠,說着,他抱起了不二,“哎喲,我們少主又長大了不少呀!”這個粗放的男人還不忘用鬍子扎不二的小臉。

“呵呵,手冢叔叔的嗓門還是這麽大呀。”不二調皮地拉了拉手冢右衛門的臉,然後掙扎着脫開了他的懷抱,這時,他注意到了手冢右衛門身後跟着的小孩,年紀與自己相仿,表情嚴肅,這正好與一直笑咪咪的不二形成極大的反差,使不二對他產生了興趣。他走了過去,用手指戳了戳那孩子的臉:“喂,不要這麽嚴肅阿,老的很快的!”

“主公,少主,這是犬子手冢國光。”手冢右衛門道。

“呐,手冢,陪我玩吧!”不二說着,沒有一點要詢問手冢願不願意的意思,便拉着他去爬樹,由美子則在樹下擔心地看着他們。

清康和手冢右衛門站在遠處看着無憂無慮的孩子們,心中感慨無限,多麽想守護住孩子這樣的笑容,多麽想讓他們永遠都生活在和平的時代,然而,殘酷的現實,讓眼前這種快樂的時光也成了奢侈。清康幽幽地開口:“手冢,西南的冰帝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嗎?”

“是,而且据密探來報,這次兵力不下一万。”

清康點了點頭,招呼孩子們回來,一行人向本城走去。路上,清康沉默不語,小國在亂世的生存之道唯有依附大國,然而,現今幕府將軍實力被削弱,天皇形同虛設,各實力強大的大名都各自爲政企圖趁機推翻幕府自立為王,清康以勤王為己任不願向這些野心家低頭,但青都地處東海要道,日益強大的冰帝已經對自己虎視眈眈,這樣下去,祖父辛苦地在東海道上建立起來的領地恐怕遲早要毀在自己的手上。

把孩子送到二道城的外祖母處,清康把家老都招集了起來。

“主公,据密探來報,冰帝這次動用了一万人來攻打六角城,而且其中有一支兩百五十人的洋槍隊。”乾左衛門忠治說。

清康皺眉,兩百五十人的洋槍,這種實力在當時是絕無僅有的,看的出,這次跡部是無論如何都要拿下東海道的重要港口六角城的。

手冢右衛門的武士之血燃燒了起來:“主公,我們青都男兒個個都是勇士,讓我們用自己的身軀為主公擋下子彈,殺出一條血路吧!”

“這絕對不可行!”大石雅樂助反對,“主公,如今我們能出戰的,老少加起來也不過三千人,這些武士每一個都是青都的寳,這樣有勇無謀的去堵了槍口在我看來並不可取。”

“依在下之見,為今之計就是與冰帝議和。”佐佐木說道,他就是側室佐佐木氏的父親。

話音剛落,菊丸右兵衛英秀立馬提出了反對意見:“不行!如今跡部氏的家主跡部紳人只不過是跡部氏的分家,他近幾年不斷發展自己的實力發動兵變才取代了原來的家主,如此出身低微又不仁不義之徒,我們怎可向他俯首稱臣!”

“在下只是說議和,並非稱臣,菊丸你想到哪裏去了。”佐佐木詭辯道。

“主公,在下認爲現在只有和幸村結盟才是唯一出路。”大石雅樂助提議,“一旦青都成爲冰帝的囊中之物,那麽他們下一步的目標便是立海幸村氏,既然這樣,我們不如與立海一起對抗冰帝。”

清康保持着沉默,屋裏一下子陷入了一片寂靜,不管是結盟還是議和,大家心裏都很清楚,這實際上就是向大國的大名低頭稱臣。清康有着自己的原則,但在某一方面,他的想法與菊丸右兵衛極其相似,跡部紳人只不過是出生低微的分家家主,無論如何他都不願向他低頭,同時跡部還是出了名的野心家,取代將軍的位置進而掌握天下大權這是他的目標,並且他本人也毫不避諱,這讓清康愈發厭惡。沉思良久,他最終做出了決定:“菊丸右兵衛,你馬上打點好一切北上與幸村氏商討結盟事宜。”

“是!”菊丸即刻離開。

 

二.

連續幾日,有密探不斷來報,跡部氏已經完成了糧草的儲備,出兵的準備都已完成。幸而這時菊丸右兵衛從立海快馬加鞭的帶回了消息:“幸村氏同意與不二氏結盟!”正當大家松了一口氣的時候,立海要求把長子不二周助送去當人質的要求讓所有人都忘了呼吸。菊丸雙手握刀跪在了清康面前:“主公,屬下辦事不力,居然害的少主要進虎狼窩,請允許我切腹謝罪!”

“屁話,把刀收回去!”清康命令道,他深知菊丸是正直衷心的人,他身上有着所有青都武士的特點,也正是這種剛正不阿成了他們外交上的弱點,“在下一場戰爭中,我命你作爲前鋒,將功補過。”

“主公,”手冢終于按奈不住了,“你不會真的要把少主送去當人質吧!”

直截了當的語言直擊清康内心的痛處,他轉過身背對着家老,隱忍着内心的痛苦:“已經走到了這個地步,要是不同意他們的條件,我們將會腹背受敵。”

“可是,少主他,他才六嵗啊!還是個孩子,這種寄人籬下的屈辱爲什麽要讓這麽小的孩子來承擔!”手冢說着哽噎了起來,粗放的大漢身上有着他特有的柔情。

清康擺了擺手:“你們先退下,讓我考慮下。”衆人退出了房間,留下不二清康一人在那沉思。他想起了小周助出生那天,他們剛剛平定龍崎城的暴亂,才到三道城,就有下人來報說,夫人生下了一名男嬰。當時在場的家老都熱淚盈眶,連家都沒回,也顧不上換下滿是汗水和血水的衣服,都隨着清康直奔本城。在戰場上勇猛無畏的男人,笨拙而又溫柔的輪流抱着他們的少主。

“看啊,他就是我們的少主。”

“少主氣度不凡,面相很好啊。”

“啊,快看,少主對我笑呢。”

“放屁,少主才剛出生,怎麽可能會笑。”

大家把頭湊過去看,發現小周助的嘴角上揚,男人們樂的像撿到寳了一樣……

一夜無眠,清早,家臣們便早已等待在外庭。清康把大家昭到了屋內:“菊丸右衛門,馬上去替少主打點,三日後起程。”

終究,最不願意聽到的還是從清康的口中講了出來,從有萬般不舍,但他們都明白,這一切都是爲了青都,清康承受的痛苦比他們任何人都大。菊丸抹了抹眼淚,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佐佐木,周助這一路由你們父子護送,就麻煩你們了。”清康蒼老的聲音打破了沉默。“是,請主公放心。”

佐佐木父子回到家中。

“父親,秘史已經把信函送到。”看了其中的内容,他們很快領會了其中的意思,這對於他們來説是絕好的機會,“但是,這樣一來,姐姐該怎麽辦?主公會不會……”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況且她什麽都不知道,加上還有裕太在,主公不會對她們母子做什麽的。你想想,主公沒了少主,考慮到青都的未來畢會另立嗣子,指不定她們母子明天就搬進本城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