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市日]独白1.  

2008-06-17 15:01:57|  分类: 死神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天陪尿尿桃一起回去看奶奶了,臨走前,奶奶又塞給我已大盒柿子餅,硬要我帶回來吃,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吃柿子餅已經成了我的習慣,我以前好像是不喜歡吃這東西的呀!

回到隊舍,意料之中的,亂菊又不在位置上,肯定又是和吉良、修兵他們不知道跑到哪裏喝酒去了,怎麽有女人這麽喜歡喝酒的?不過也好,這個聒噪的女人不在我也樂得耳根清靜了。拿起一塊柿子餅往嘴裏送,甜甜的,但沒有水分,其實根本沒新鮮的柿子好吃。心中雖然這么想着,但嘴巴卻始終沒有停下。

正當我神游時,亂菊終于從外面回來了,破天荒的,我居然沒有在她身上聞到酒的味道。“喲,隊長,這麽早就回來了!”她已經走到我面前,徑自拿了個柿子餅,臉上雖然還是那麽不正經的笑容,但她看着柿子餅的那種寂寥的眼神卻是掩飾不住的,“柿子餅呢,又讓我想起小時候……”

“有時間回憶過去,不如先把眼前的事做好!”我知道她想講什麽,但我不想聼到那混蛋的名字,一想到他就會莫名地心痛,莫名地煩躁。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臉被人按在了傲人的雙峰中,透不過氣來,只聽見亂菊說:“小屁孩裝什麽裝,想哭就哭吧,銀跟着藍染一起背叛了,這是事實,你必須面對!”銀,市丸銀,這個名字直擊我心中某個角落,咬着牙,努力地不讓眼淚掉出來,“誰要哭了,我幹嘛要哭,背叛就背叛,戶庭十三番少了他也不會有什麽損失。”我大聲說着,從亂菊懷裏掙脫出來,拿起斬魄刀往外跑,“我出去練習,你把剩下的工作做完!”那個混蛋,為他流淚,值得嗎?我一路飛奔,來到平時練習的林子,我根本沒有練習的心情,習慣性地靠在了樹上,盯着湖面上泛起的點點白光。

恍惚閒似乎又停到那個無賴的聲音:“小獅郎累了吧,來吃個柿子餅吧!”“哼!”我習慣性地把頭扭過不理他,但那張狐狸臉又一副委屈的表情:“小獅郎,不要這樣嘛,很好吃的,嘗嘗看,啊——”真是拿他沒辦法,但伸手卻抓了個空,再定睛一看,周圍靜悄悄的就我一個而已,剛才裝的滿滿的心一下子就被掏空了,無力的垂下手,逃似的離開了小湖,到處都有他的影子,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爲什麽總是陰魂不散地纏着我,讓我習慣你的存在,現在卻一走了之……

無奈之下又回到了隊舍,出乎意料地,那個廢柴亂菊居然安靜地坐在位置上做事!不想再繼續剛才的話題,於是我什麽也沒說,自管自地把剩下的工作做好。偷偷地看了看亂菊,除了在重大事件上,她很少這樣靜下來的,我好像太孩子氣了,直顧着自己的煩惱,卻忽略了她的感受,她好像和那混蛋認識很久了吧!我記得亂菊說過,那混蛋圍了她去偷過柿子餅,我再次發起呆來。

“隊長,簽個名吧。”亂菊把文件遞給了我。

低頭看着文件,我還是忍不住問:“你們……認識很久了吧?”

我不敢擡頭看她,但明顯感覺到她愣了一下,她大概沒想到我會主動提到他。亂菊臉上出現了放心的笑容,她告訴我,她認識銀的時候,銀只和我一般大小,她餓倒在路邊,銀救了她,爲了生存,銀偷過柿子餅來充飢,這樣生活了一段時間,一個風雪夜,銀不告而別,再次見面時,銀已經是三番隊隊長。

我突然覺得亂菊很不容易,先後面對了同一個人的兩次背叛,而她始終這樣堅強地面對這一切,但是,等等,“他是爲了生活去偷的?”我問亂菊。

亂菊一臉頭痛狀:“那是沒辦法的啊,隊長。”

“可是你以前明明跟我說是銀‘特地’爲了你去偷的,還被人打了一頓……”看到亂菊一臉說漏嘴的表情,我才恍然大悟,她那是特地說給我聼的,爲了幫那混蛋逼我說出對他的感情。被亂菊盯的臉發燙,“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又一次,我倉惶逃離。

好吧,我承認,其實我並不討厭那混蛋,甚至還有那麽一點點喜歡他,就一點點,僅一點點而已。我不能原諒他,撇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傻傻地想念他……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