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迹不二]通往天国的列车  

2008-01-31 11:42:25|  分类: 网王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侑士,你说明天迹部会去吗?”岳人看着相片问忍足。相片上是当年国中时冰帝正选队员的合影,华丽的迹部大少自然是站在中间,在众人的簇拥下张扬地笑。

“唉,谁知道。”忍足坐到岳人旁边揽住自己的亲亲爱人,和他一起看着照片,“从那以后我好象再也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笑容了,从国中到现在,我好象越来越不了解他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呢,真没想到十二年前,在不二生日的那天,他竟然会选择那样极端的方式。

 

十二年前,他们大学毕业,迹部和不二相恋八年,谁都没有怀疑过他们会一直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呐,景,我听到一个有趣的故事呢。”不二钻进恋人的怀抱。

“说来听听,又是什么样的东西让你产生兴趣了?”迹部温柔地亲吻着他的头发,宠溺地说。

“传说中有一辆列车……”不二讲述着故事,结束后,他没头没脑地问了句,“呐,你相信吗?”

“呵呵,周助你的小脑袋中还真是装着这么多古怪的东西啊。”迹部笑了,唇慢慢下移,轻轻地吻着不二的眼睛,然后是那两片薄唇。

不二推开了迹部,眼睛看向窗外:“景,你快要和松下集团的千金订婚了吧!”

迹部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你,知道了。”

“呵呵,这能瞒我多久呢?”

“周助,你知道的,这不过是政策联姻。”华丽的大少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词穷的时候,他只是这样无力地解释着,但他背叛的事实仍然无法掩盖,“我不会离开你的。”

“所以,我应该做你的‘情人’?”不二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

在一起八年,他们都了解彼此的个性。不二知道迹部心怀大志,他生来就是王者,要在商场上称雄,这一天迟早会来;而迹部也清楚,不二柔弱的外表下,骨子里有固执的傲气,他又怎能容忍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爱人?

“结束了,景。”不二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你有你的野心,而我又太骄傲,所以,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不二的心一下子空了,苍白的脸上只有一张空洞的笑容依旧不变。寒冷的雨夜,他只穿了一件单衣,走了一个多小时,敲开了忍足的家。

“不二?”忍足吃了一惊,随即意识到事情还是发生了,“你知道了?”小心地试探。

“对不起,这么晚还打扰你,没妨碍你和岳人吧?”

“你先进来吧,岳人今天回家去了。”忍足给不二拿了块毛巾。

 

第二天,忍足醒来时不二已经离开,他匆忙跑到迹部家,推开门,发现迹部的房间一片狼籍,房间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完整的。他愤怒地把迹部拉了起来:“你在干什么?不二不见了,你怎么不去找!”

“不用了,找回来又怎么样?我无法给他他要的幸福……”

忍足无力地放开了迹部。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迹部如此失态。等他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变得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忙着准备他和松下集团千金的订婚典礼。各大报纸都登出了这个消息,而日子就选在2月29日!

“侑士,你看这个!”岳人挥着报纸大叫着。

“岳人,我都知道了。”忍足疲惫地摘下眼镜,“真没想到……”然而,作为旁人,我们又能做什么?

 

29日,订婚当天。

消失了一个多月的不二居然出现在了迹部的订婚典礼上。依旧是那个微笑的少年,但却毫无生气:“景,恭喜。”

旁边的新娘吃惊地看着不二,她又怎会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你跑哪去了?”迹部问。

“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呢,能送我一件礼物吗?不会让你为难的。”不二答非所问。

迹部点了点头,但他没有勇气去注视不二的眼睛。不二拉起他的手,用小刀在迹部的手指上划了一刀。

“周助,你?”迹部有些吃惊。

不二已经把他的血装进了一个瓶子里:“我很傻,是不是?居然相信着那个传说,然后还跑去那个无名的小岛找来了‘封印之瓶’。”

大家都沉默地看着不二奇怪的举动,惊愕地看着他离开。

第二天,报纸上又出现了新闻:“迹部的同性恋人因失恋自杀于家中,留下了奇怪的遗言‘我只是暂时离开,如果你真的爱我,不久后我们会再见的’,专家怀疑他是精神错乱!”

 

不二的葬礼上,他的朋友都来了,只有迹部没有出现。

第二年,迹部结婚,有了孩子,事业蒸蒸日上。这期间没有人见过他有任何悲伤的表情,媒体炒作,说他是一个冷酷的人,然,他却对此毫无反应。

一晃,时间已过去十二年。迹部独自回到办公室,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火车票“现世——天国,发车时间2008年2月29日00:00”。他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了自己和不二的合影,摩挲着照片里的不二。“只要能找到封印之瓶,把两个真正相爱的人的血装进里面,如果有一方先离开了人世,十年后他就会来接另一方,虽然缩短了爱人的生命有点自私,但,如果我这么做了,景,不会怪我的吧?”不二的话再次回响在耳边,原来,那是真的。他紧紧地拽着车票,大笑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深情地念着:“周助……”

他冲出了办公室,一路飞车到了不二的墓前。00:00时,列车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走了上去,列车上空无一人,他坐在窗变,看着窗外的景色飞快地变化着。

“欢迎乘坐通往天国的列车。”一个乘务员出现在他面前。茶色的头发,弯弯的笑眼,那是他的周助!

迹部一跃而起,紧紧地抱住了他,生怕他再离开:“周助,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景,这是我对你的报复,本来你该活到七老八十的。”不二回抱着他。

“可是,你当时告诉我是十年的啊,为什么我却等了十二年?”

“因为,2月29日是四年一次啊,第十年没有29日啊。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了,不要再离开了。”不二靠在迹部的怀里。

“永远不离开,我离开的已经太久了!”

列车稳稳地驶向远方,天国的门向一对相爱的人缓缓开启。

 

“侑士,你说这照片怎么这么奇怪啊。”岳人拿着他们网球部的合影对忍足说。

“怎么了?”

“你看,”岳人指着中间空出来的地方,“为什么我们当时站的时候中间留了这么个位置啊,那里应该有人站才对呀。”

“谁知道呢,大概是那个摄影师的技术太差了。”忍足看着照片,揉了揉自家恋人的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把?”露出了色狼的本性……

  评论这张
 
阅读(15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