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鼬雏]孽·缘(未完)  

2007-08-27 12:47:01|  分类: 火影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叶学院,是火之国最好的学校,这是一所包含了小学到大学的综合性学校,是很多读书人向往的地方。我们的主人公宇智波雏田(没错,是宇智波,不是日向)就是这所学校高中部的学生。

放学后,雏田匆匆向大学部走去。

“鼬,你妹妹来找你了!”同班的迪达拉替雏田叫了鼬。

“雏田,你怎么来了?为什么不和佐助一起回去?”鼬走了出来,替雏田理了理有点乱的短发。

“我才不要呢,佐助总是一副欠他一百万的臭脸,还是哥哥好,我们一起回家吧。”雏田向鼬撒娇。

“可是,怎么办呢?我今天有约会哦。”鼬抱歉地说。

“鼬,我们走吧。”一个女生嗲声嗲气地叫着,警惕地看着雏田:“你是谁啊?”

雏田不悦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女生:“哥哥,你怎么又换了个女朋友啊,哎,你是不是视觉出了什么毛病啦?不要用功太过度哦。”

“你,你什么意思啊?”女生听到雏田的话尖声问道。

“我妹妹人小,无心的,你干吗和她计较。”鼬知道雏田不高兴了,还是先安抚好雏田再说。

“鼬,她是你妹妹,你就不帮我。”女生转身走人,她以为鼬会追上来,但是她错了,鼬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多少女生在后面追着他,他又怎么会在乎她呢?

鼬看着雏田耸了耸肩:“怎么办?我的约会泡汤了,你要补偿我。”

雏田笑了,勾住鼬的手:“那好吧,看在你这么维护我的分上,我请你。”

鼬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子:“我付帐,是不是?我们家雏田的嘴哦,是越来越厉害了。”

“我有说错什么吗?”雏田无辜地看着鼬,“她本来就不好看,还盛气凌人,我就是讨厌这种人。还有啊,你为什么老是在换女朋友?”

本来在笑的鼬,突然表情暗淡了一下,但还是被雏田发现了:“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没,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鼬拍了拍她的头,“今天想吃什么呢?”

“随便啊,只要和哥哥一起,吃什么都好。”雏田笑得很灿烂,一路上跟鼬讲着班里发生的事情,比如小樱和井野喜欢佐助,可是佐助不理她们拉,鹿丸喜欢那个比他高一年级的风之国来的交换生手掬啦,鸣人一直在追小樱,每天和佐助作对……

“佐助那小子,有这么多人喜欢他啊。”鼬笑着说。

“可是我觉得还是哥哥好。”雏田不经意间说出了这句话,接着便脸红了。

鼬听了这句话很开心,但随即又苦恼起来,他叹了口气:“你明年就高三了,有想过选哪个专业吗?”

“我要和哥哥学同一个专业,我要学经济。”雏田说。

“可是,你不是很喜欢写作吗?为什么不选文学?”

“反正我就是要学经济。”雏田很坚决。

鼬点了点头,两个人默默吃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回到家,佐助正黑着脸等着他们:“你们两个,不回家吃饭也不通知一声。爹地不在就不守规矩。”

雏田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了,佐助因为哥哥只请我吃饭,把他忘了,所以吃醋了。”

佐助哼了一声:“喂,怎么说我也是你哥哥,为什么你总是叫我的名字,叫哥哥。”

“不要,你才比我大几天啊,叫名字就可以了。”雏田说,“还有啊,这句话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想再重复了。”

佐助很不爽,自己上楼去了。鼬和雏田也上了楼。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雏田想了很多,她觉得自己最近很反常,我这是怎么了?她问自己,但是却找不出答案。鼬对着书本发呆,我要快点忘了,这是不可以的,她是我的亲妹妹啊……今夜,两个人无眠。

“雏田,”井野推着她,“怎么了?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

“哦,昨天没睡好。”雏田说。

“怎么了?为了什么事失眠呀?”井野坏坏地笑着。

雏田被盯得心理发毛,“没,没什么啦,那那,佐助进来了,你还不过去?”

井野没理会她的话:“你别打岔,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你,喜欢佐助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雏田知道逃不过,还是说了。

“崇拜!他很酷,学习又好。告诉你哦,我是因为想逗小樱才说我喜欢佐助的。”井野在雏田耳边说。

雏田垂头:“那你就是不知道‘爱情’是怎么样的了?”

“这简单,你找个人恋下就知道了啊。”井野突然明白了,“雏田,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雏田回答,井野盯着她,没说话,“我不知道。”

“宇智波雏田,有人找。”一个同学喊她。

跑到门外,发现居然是交换生——手掬。

 

“请问,学姐有什么事吗?”雏田问,她与手掬向来没什么来往的。

“你就是宇智波雏田吧?”手掬看着雏田,“长得好清秀啊。”

雏田脸红了:“学姐,有事吗?”

“哦,我们去外面走走吧,我有点事要和你说。现在是午休时间,你有空吗?”手掬问。雏田点了点头,和手掬一起漫步在校园中。

“其实,可能这么说有点失礼。”手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没关系的,学姐有什么事就说吧。”雏田说。

“叫我手掬就好了。其实是这样的,我弟弟我爱罗,他很喜欢你,但是却不敢来向你表白,所以就拜托我这个姐姐……”手掬艰难地开口。

雏田低头不语,自己的心事都还没理清楚,现在有来了个爱罗,我怎么办呢?

我爱罗比雏田高一个年级,是高三年级和天才日向宁次齐名的人物,能文能武,平时比较深沉,雏田只知道他和自己同属文学社,平时两个人并无交集。

“宇智波同学?”手掬叫着沉思中的雏田。

“啊,哦哦,手掬姐姐,你叫我雏田好了,这件事让我想想好不好?”雏田不好意思地笑着。

手掬拍了拍她的肩:“也是,这对你来说太突然了,你好好想想哦。我弟弟是个不错的人哦!”

回到教室,雏田比之前更呆滞,独自陷入混乱的思绪中,无视井野在耳边问东问西,她只是呆呆地坐在那,该怎么办呢?真是麻烦啊。

“喂,喂!”有人敲着她的桌子,不满地叫着。

雏田终于回了神,是佐助:“干吗,有什么事吗?佐助君?”

“我不是和你来吵架的。”佐助不理会她挑衅的口吻,“刚才遇到哥哥,他说爹地会坐明天的飞机回来。”

听了这话,雏田突然来了精神:“爹地要回来了!太好了。”

他们的父亲,宇智波老爷是火之国各著名的财团之一宇智波集团的会长,但是宇智波集团的本部并不在他的家乡火之国,所以他长年在外,只有三个孩子在这里念书,他生平最疼爱的就是小女儿雏田,她是已故的宇智波夫人的心头大爱,宇智波老爷当然也很宠爱这个小女儿了。所以,一听说父亲要回来,雏田自然高兴得不得了。

“雏田,你现在恢复正常了,那就告诉我刚才手掬学姐找你有什么事?”井野趁雏田正高兴想趁机套她的话。

但是雏田一听到她说的,就马上又紧张了起来了:“没,没什么啦。”她的脸红了。看到雏田的反应井野大概了解了一些,以后有好戏看了。

 

 

“叔叔,您找我又事?”宁次刚放学,下人就说日足找他,于是他就去了。

“哦,宁次,你来了。”日足放下手中的文件,“宁次啊,你明年就上大学了吧?”

“是的,叔叔。”宁次回答。

日足点了点头:“这件事可能现在和你说有点早,但是,为了以后的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想和你先说,我想等花火大学毕业后,就让你们两个结婚,这是你父亲当初和我的约定啊。”

“叔叔的意思我明白,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宁次行了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但是,感情的事并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

不用怀疑,宁次和日足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宁次的父亲日向日差和日足是同村的好兄弟,一起出来闯天下,但是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日差和妻子双双遇难,留下小宁次,日足顾念旧情,收养了宁次,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当然,宁次也很争气,从来没让他失望过,把花火交给他,日足自然是放心的。

“老爷。”下人敲了敲门。

“进来吧。”日足说,“老齐,有消息了吗?”

“对不起,老爷。”齐叔说,“暂时还没有找到,但是,已经有一点头绪了,相信不会让老爷等很久的。”

“那就麻烦你了,还有,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别人。”日足说。

“是的,我知道。”

 

“爹地!”雏田心不在焉地过了一天,刚下课就往家里冲。

“是小田啊。”宇智波老爷当然很开心,“让我看看,我们小田又变漂亮了!一定有很多小男生追你了。”

“那……那……那有啊。”雏田低头绞着手指,赶忙差开话题,“追佐助的人才多呢!”

“你无聊啊,在爹地面前说这种事情。”佐助和鼬正好回来,听见了雏田和父亲的对话,佐助自然不高兴了,本来那群花痴就很讨厌了,于是他要报复,“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把雏田好不容易差开的话题又绕回去了。

“原来雏田有这么多人追,我怎么不知道呢?”鼬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心里却说不出的苦涩。

“什……什么么嘛。”雏田想解释,但是又被打断了:

“没关系啊,小田别害羞啊,有喜欢的人了就要好好相处,爹地不会这么封建地反对你们的。”

“我没有。”雏田无力地说,但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吃过晚饭,一家人聊了会天,各自回房休息去了。鼬由于下午的对话,心里不舒服,雏田有喜欢的人?我为什么要生气,她是我妹妹,我怎么可以这么想,不可以的……这时,有人敲门了。“哥哥,是我。”是雏田的声音。

鼬马上开了门,让雏田进去:“不早点休息吗?”

“没关系,反正明天休息。”雏田找了个位置坐下,“哥哥,我是想说……”雏田犹豫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话就说啊。”鼬看着雏田为难的表情,想着,不会有什么事吧。

雏田想了想开口:“有一个学长……恩……说是喜欢我,我要不要和他交往呢?”

听了这话,鼬感觉自己是被人打了一下,他很想说不要,但是,他不能:“如果他是个不错的人,那么一起交往试试有什么不好呢?”鼬告戒着自己,不能让雏田看出我有什么不高兴。

“这样吗?那我听哥哥的好了。”雏田的目光暗淡了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听到鼬这么说自己不高兴,她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期待鼬说让她不要答应那个人的要求,“那我回去了,晚安。”

“恩。”鼬假装没有看见雏田的失落,淡淡地应了声。

 

宇智波老爷陪孩子们过了一个周末,又离开了,雏田在午休时间去三年级找手掬。

“怎么样,想好了?”手掬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我想,可以试着和学长交往一下。”雏田艰难地说。

手掬笑了,我那可爱的弟弟肯定要高兴死了:“那放学后,我会让他去找你的。”

“啊?哦,哦。”雏田嘴里应着,他是很多女生暗恋的人,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雏田,最近你和三年级的走得很近?”雏田刚回到教室就被井野抓住了。

“没,没有,啊。”雏田继续结巴。

井野故做伤心:“哎呀,连好朋友都不说了,我好伤心啊,雏田。”

看着井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雏田终于还是招了:“那,你别说出去哦。”

一听到雏田的话,井野马上两眼放光了:“好,我不说。”

“其实,其实是……是,那个我爱罗学长说要和我交往,所……所以……”雏田轻声地告诉井野。

井野突然欢呼了起来:“好诶,雏田,恭喜你啊!”

“你小声点。”雏田急忙捂住井野的嘴巴,“他,他,他放学的时候会过来……”

“我支持你,雏田!”井野拍着雏田的背。

 

放学后,我爱罗出现在了雏田的班级门口,引起了一片骚动。“哇,是我爱罗学长哦,真的好帅。”“是啊,是啊,真是帅呆了……”女生们开始发花痴,男生心里有万般不愿意,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爱罗的气度风范让人佩服。在众人的注目下,雏田来到了我爱罗的身边,又引来了众女生妒忌的目光。

“对不起啊,学长,放学晚了让你等。”雏田急忙道歉。

我爱罗只是笑笑,拉住她的手:“走吧。”

突然被别人拉住,雏田本能地想缩手,但是突然反应过来,我们现在好象是在交往,于是任由他拉着,但这是她第一次被除了鼬以外的人拉,感觉怪怪的,真是的,怎么这种时候想到他了?雏田在恍惚中走出了学校。出了学校雏田终于松了口气:“学长,你让我边成所有女生的公敌了。”

“你怕了?”我爱罗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很特别,不像别的女生,在他面前就只有奉承,除了撒娇,不会别的。

“怕,当然怕了,你看见她们的目光吗?我已经被她们的射线来回扫了好几次了。”雏田调皮地说。

“这样吗?”我爱罗心情大好,“没关系,有我保护着,你不会死的。”

看到我爱罗眼里的认真,雏田避开了:“我们要去做什么呢?”

“带你去个好地方。”我爱罗神秘地拉着雏田走了。

原来他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可以看得见全市风景的山顶,那里还有餐厅,顺便就在那吃了饭。“真的好漂亮啊。”雏田感叹着。

“喜欢吗?”我爱罗问。

“是的,下次一定要叫哥哥再带我来。”雏田自言自语着。

正好还是被我爱罗听见了:“我带你来不好吗?”

雏田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不是,两个人在一起,老做重复的事情不就不好玩了吗?”

“雏田和哥哥的感情很好啊。”我爱罗说。

“是啊,是啊。”雏田点着头,一提到哥哥,她就觉得很幸福,“家里除了爹地,对我最好的就是哥哥了。”

“看不出佐助冷冷的,原来还是个细心的人。”我爱罗感叹着。

“错了,不是佐助,他哪算哥哥啊。是鼬哥哥。”雏田马上纠正,这时她又不禁想着,鼬现在会在干吗呢,难道又找女孩子去了?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又不好了。

“是天才宇智波鼬啊,你们家出来的人一个个都很优秀。你也是,我很欣赏你的文笔,总是很能吸引人。”我爱罗毫不避讳地赞叹着。

“学长,你这么说我会骄傲的哦。”雏田说。

“那么,你的尾巴有没有翘得半天高呢?”我爱罗打趣道。

雏田故意回头看了看:“哎呀,被你发现了。”两个人笑得很开心。

吃完饭,他们又到处逛了逛,我爱罗把雏田送回了家。雏田刚进门就发现佐助和鼬正坐在客厅严阵以待:“你们,傻坐在这干吗?”

“你……干吗去了?”看得出鼬的心情不太好。

“我……我,那个……”雏田结巴着,“和一个学长一起出去了。”

“和我爱罗学长手拉着手。”佐助补充着。

“既然你知道,直接告诉哥哥就好了嘛,干吗要弄得现在这样像是兴师问罪啊。”雏田对佐助说。

“雏田不老实哦,有了交往的人也不告诉我们。”鼬笑着,但是,他还是觉得不舒服,本应高兴的事,他根本高兴不起来。

“过分,你们两个联合起来取笑我,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雏田跑回自己房间去了。鼬刚才是笑了,但是,为什么在他的眼里没有一点笑意?鼬的眼神不断浮现在雏田的脑海中,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时不时地想到哥哥?雏田问着自己,但是她不愿意深究其中的原因,她害怕那个答案,算了,还是先把作业完成了再说。强迫着自己不再多想。

 

消息总是传得很快,雏田和我爱罗交往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高中部。女生们即羡慕有嫉妒,但也没办法啊,雏田是公认的美女,几天后也就自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天放学后,雏田和我爱罗在校门口碰面,正好,鼬带着他的新女朋友也在那。雏田看了看他身边的女子:“哥,又换人了啊。”

鼬领着身边的女子走向雏田,他也看见了我爱罗,是个不错的男孩,他应该为雏田高兴的,但没来由的,他心里难受,强打着笑容对雏田说:“我们小田的男朋友不错哦,有眼光。”

“哥哥……”雏田听了他的话也不觉得好受,“算了,既然你已经看见了,那就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学长,我爱罗,他是我哥哥。”

“你好,常听雏田提起你。”我爱落向鼬伸出了手。

“你好。”鼬也礼貌地和我爱罗握手。

其中的怪异气氛我爱罗已经有所察觉,但是,他还是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也没多在意。但是,后来和雏田约会的时候,他就明显发现雏田心不在焉,脸上也没一丝笑容,心事重重的样子。

“雏田,雏田?”我爱罗叫她。

“啊?哦,对不起,我走神了。”雏田抱歉地说。

“算了,你一定是累了,我送你回去吧。”我爱罗说。

“哦。”雏田就这样游魂似的跟在我爱罗的后面回到了家里。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老是这样啊,这怎么对得起学长呢,我真实太讨厌了。雏田责怪着自己,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就这样,雏田努力地要忽略心中对他的感觉,和我爱罗在一起时也没表现出什么,但是,对方也是个天才,从雏田的种种表现看来,他也已经看出了雏田的心思,但是他并没有说破,这种事还是不说出来的好,不然,要是传了出去,对谁都不好。他只是陪在雏田的身边,时不时地暗示她,开导她,转眼圣诞节要到了,寒假就在眼前。

考试结束后,我爱罗找到了雏田:“雏田,我有话说。”

“怎么了?学长?”雏田很奇怪,今天我爱罗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们分手吧。对不起。”我爱罗艰难地说。

“哎?”雏田对突然的分手有点吃惊,但是,她却不难过,而是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这样的。”我爱罗说,“因为我是交换生,所以下学期要回风之国了,分隔两地,我什么也不能保证,所以,还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但是,不能就这样把你绑在身边,你一点也不快乐。

“你要回去了。”雏田说。

“雏田,我知道,其实,你选择了一条很艰辛的路,不会有人支持你,但是,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应该勇敢的走下去,我知道你是坚强的人,不要再逃避了。”我爱罗像个哥哥,摸着雏田的头说。

雏田红着脸:“原,原来,学长,已已经知道了啊。对不起,是我不好。”

“感情这种事没有对错的,雏田,真的爱他,就不要退缩,知道吗?”我爱罗鼓励着她。

“谢谢,学长。”雏田笑了。

 

转眼寒假已经到来,但是由于生意很忙,所以,今年的圣诞只有雏田、鼬和佐助三个人过。吃过晚饭,谁都没有心情,各自早早回房休息。听着窗外夜空中烟火传来的轰鸣声,雏田陷入了沉思,我爱罗的话让她豁然开朗,但是,她又觉得不知所措,她到底要怎么办?

“雏田,睡了吗?”鼬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沉思。

雏田去开了门:“没有啊,哥哥。”

鼬走了进去,两个人陷入了沉默,鼬怔怔地看着雏田,不由自主地揽她入怀,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拼命地告诉自己那个是我妹妹,我不可以,但是,他的动作却不受大脑控制。

“哥哥……”雏田很吃惊。

“不要说话,这样就好了。”鼬低声说着。

雏田觉得此时很幸福,她环住鼬的腰,要是这一刻能永远停留该多好,她不愿去想现实,只是现在,是她和鼬的。

许久,鼬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今天……那个人怎么没来找你出去?”

“哥哥也没出去啊。”雏田说。

“……”鼬没回答,紧紧地盯着她。

“我们分手了。”雏田平静地说。

听到这句话,没来由的,鼬的嘴角居然出现了弧度,再一次,他把她拥在怀中。而这一切,佐助经过门口时都看到了,刚才好象说了分手,哥哥可能在安慰雏田把,一定是这样的,他努力说服心中的猜疑,静静地离开。

虽然谁都没有说,但是,自从那晚以后,雏田和鼬都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在无形中达成了一种默契,但是,他们之间的亲密,细心的人就不难发现这已经超出了兄妹之情,自从那天晚上以后,佐助就渐渐地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异常,但是,他只是默默观察,没说什么。寒假结束,由于个人的学业,他们又恢复了正常,于是佐助也就没再多想。

 

新学期开始了,我爱罗走了,雏田和他分手的消息也早已传开,井野跑到雏田身边:“雏田,你没事吗?”

“怎么了?”雏田被问得一头雾水。

“我爱罗学长走了,你不难过?”井野小心地问着她。

雏田轻轻一笑:“学长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就像大哥哥一样,他会找到幸福的。”

“天,你居然这么看得开。”井野觉得雏田不像那样放得下的人,除非她……当然,她没说出心中的猜测。

放学后,雏田来到了文学社,新来的社长已经到了,我爱罗走后,把文学社交给了好友兼对手日向宁次。雏田敲了敲门:“对不起,你是新来的社长吗?”

“是的。”宁次转过身打量着雏田。

“哦,我是来交退社表的。”雏田把早已填好的表格递了过去。

宁次接过看了看,宇智波雏田,原来是我爱罗喜欢的那个人:“你为什么要退社?”看着眼前的女子,宁次不禁对她很好奇,很想去了解她,但是,她居然要退社?

“是因为私人的问题,我不想说。”雏田觉得被他盯得不自在。

“是因为我爱罗走了,所以怕触景生情,才不敢来的吗?”宁次问的很直接。

“你对人家的隐私很感兴趣吗?”雏田感到不开心。

“对不起,我太冒昧了,我爱罗是我朋友,他走前告诉我要好好关照你的,但是你现在居然要退社。”宁次解释道。

“啊。”雏田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

这时,有人来敲门了:“雏田,回家了。”回头一看,是鼬,雏田向宁次道了别,拉着鼬一起走了:“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我去教室接你,结果发现你不在,一个黄头发的小姑娘告诉我你来了这里。”鼬搂着雏田说。

他们出校门的时候,井野正好在他们的后面,在别人看来,他们只是感情很好的兄妹,但是,井野看着他们的背影心理总觉得怪怪的,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这几天雏田总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人盯着她,但是却总是看不到人,难道是我多心了,她这样安慰着自己走进了教室。“雏田,听说你退出文学社了?”刚进门就被井野抓去兴师问罪了。

“是啊,怎么了?”雏田问。

井野生气地说:“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啊,怎么说我也是你朋友啊,你走了,我一个人在文学社有什么意思啊!”

“你是骨干呀,怎么可以轻易退出。”雏田安慰着她。

“我这个骨干连个这么有才能的社员也留不住,还有什么意思啊。”井野抱怨着,“你为什么要退出呀?你不是很想当作家的吗?为什么现在连文学社也要退出?”

雏田拉着井野:“你别这样呀,我想读经济,所以要集中精力,不想再在其他事情上花费时间了。”

“什么?”井野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雏田,“你怎么突然改变注意了啊。宇智波集团有两个这么聪明的少爷在了,你不用为了家族牺牲自己吧?”

“我没这么伟大啦。”雏田说,“我有自己的理由,现在不方便说,以后,我第一个就告诉你,好吗?”

“呜……”为了雏田最后的一句话,井野没话好说了。

“好了,同学们。”生物老师大蛇丸已经站在讲台上了,“上课前我先宣布一件事。这次由五大国联合举办的高中生生物竞赛,你们班由佐助君参加,就是说,接下来的一个月,别的老师会来代课,而课代表的职责就有班长代劳一下了。”

佐助动身去了竞赛的举办地风之国,鼬刚好有事,于是雏田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上,突然,有一个人挡在了她的面前:“雏田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雏田警觉地问。

“我是日向集团的日向齐,有些事想和你谈谈,不知道你有时间吗?”他递了张名片给雏田。

雏田接过名片,点了点头:“好吧,我们找个地方先坐下。”

 

来到了一家咖啡厅,雏田不禁好奇地问:“日向集团的人找我有什么事?”

“这件事说来雏田小姐你可能会不信,这样吧,我问你,你是不是两个哥哥?”齐叔换了种方式来揭开话题的序幕。

“这是谁都知道的。”雏田觉得好笑。

“一个叫宇智波佐助,他比你大两天。”齐叔缓缓道来。

雏田有点不明白了:“是的,怎么了?”

“这么说来,你们是双胞胎了,但是,为什么你们有差了两天呢?你不觉得奇怪吗?”齐叔继续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雏田问。

齐叔那出了一分资料给了雏田:“你并不是宇智波家的孩子,你姓日向,原名叫日向雏田,当初老爷因为家里困难,养不活你才把你丢在了路边,在你的身上有一条项链,上面刻着你的名字——雏田。这一切对你来说可能太突然,我今天先告辞了。”齐叔离开了。

雏田听到他的话吃惊得不得了,呆坐在咖啡厅里,她是希望自己和鼬不是兄妹,但是,这个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且,这一切她不想接受,看着这分资料,雏田突然觉得好害怕,谁都知道,日向家和宇智波家是对立的,这意味着她和鼬可能会分开。不,我决不承认,我姓宇智波,我不是,我和日向家没有一点关系。

带着资料,雏田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雏田,怎么了?”鼬回来后发现雏田不对头。

“哥哥。”雏田忍不住哭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鼬担心地问,见到雏田落泪,鼬把她拉入怀中。

“没事,只是刚才看了书,觉得悲伤而已。”雏田收了收眼泪,不可以让他知道这件事,现在,只有眼前可以让我珍惜了。

 

自从见了齐叔以后,噩梦就开始了。没几天,齐叔再次找到了雏田。

“雏田小姐。”

“你为什么又来了?”雏田见到他很紧张。

“回去见见老爷吧,他很想你。”齐叔道。

雏田摇了摇头:“老爷是谁,我为什么要见他?我叫宇智波雏田,日向家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小姐你——”齐叔想说,但是又被雏田打断了:

“既然当初他把我扔了,那么他的女儿就已经死了,不要来找我了,我是宇智波雏田,就这样。”

“小姐是怪老爷当年狠心丢下你吗?”齐叔紧追不舍。

“不,我并不恨,我也不介意我的身份,千斤大小姐也好,穷人家的女儿也好,我都可以接受,但是,我惟独不能是日向家的人,不要来找我了,我是不会去日向家的。”雏田看到远处日向宁次和一个小女孩一起走来,急忙离开了。

“齐叔,是父上让你今天来接我们的吗?”花火远远就看到了齐叔。

“啊,小姐,少爷。”齐叔行了礼。

“齐叔,刚才你和谁聊天呢?”宁次盯着雏田远去的背影,故意问。

“哦,刚才的小姑娘掉了东西,我提醒她一下。”齐叔的谎言很完美。

回到日向家,他马上去书房向日足报告了,宁次觉得齐叔很奇怪,于是来到了书房门口,但是,他们的谈话让他震惊。

“老爷,我去找过雏田小姐了,但是,她根本就不愿相信。”是齐叔的声音,他们提到雏田,是那个雏田吗?宁次想着,他们到底在谈什么。

“我早该想到的,她一定是在怪我,怪我当年狠心扔掉她。”日足懊悔的声音。

“老爷,”齐叔说,“小姐说,她不在乎自己是谁,富有也好,贫穷也好,但是,她就是不想做日向家的小姐,她根本就不想承认自己是您的女儿,还让我不要再去找她。”

“哎,也难怪,她从小在宇智波家长大,多少会对日向家有反感,真是讽刺,对立的两家,他们却抚养了我的女儿。”日足叹了口气。

“老爷,过几天我再去劝劝小姐吧。”齐叔说。

“不了,你也辛苦了,让我好好想想。你先回去吧。”日足说道。

宁次赶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到了,没错,他们说的是那个雏田,她是叔叔的女儿?太奇怪了,他决定查清楚这件事。

 

听了齐叔的报告以后,日足决定自己去找雏田谈谈。

上课才上到一半,雏田就在众人注目下被人请了出去,基于日向家的势力,老师想发作也不行,但是,日向家的人找宇智波家的人总是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大家开始猜测。

“你为什么又来,我不是说过,以后不要来找我的吗?”雏田质问齐叔。

“对不起啊,这次是老爷想见你呀,小姐。”齐叔解释着。

雏田听了顿时失去了思考,不管怎么样,对于亲生父亲雏田总是有点期待,但是,她还没有想过要见他,更不知道要怎么样去面对他。不知不觉,雏田已经来到校门口,日足已经等在了那边。

“你是雏田?”日足看着女儿激动地问。

“……”雏田低头不语,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选择沉默。

“孩子啊,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但是,你总归是日向家的人,不管怎么样,先回家好不好?”日足乞求的目光让雏田无措:

“给我时间想想,请你们先回去吧,以后最好不要来学校找我。”

见雏田退了一步,日足点了点头,带着齐叔离开。雏田知道,再也不能逃避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她请了假,回到了家里,再次拿出了上次齐叔给她的资料,她考虑了很久,颤抖着打通了现任父亲的电话。

“喂?”

“爹地……”雏田无理地叫了声。

“小田,怎么了,你的声音不太对劲啊。”

“爹地,为什么我比佐助晚出生2天呢?”雏田问,她想听他亲自告诉她。

“啊,”明显地声音有点犹豫,“那是因为你妈妈生你的时候难产……”

“爹地,”雏田哭了,“您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不是您的女儿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的?”宇智波老爷有点吃惊,“看来我不能再瞒你了,我会赶回去的,一切,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孩子。”

果然,没几天,宇智波就赶回了火之国。“爹地?”鼬对他突然回来感到吃惊。

“鼬,小田,你们都在就好了,我有事要告诉你们。”眼前默默擦着眼泪的他只是一个老头,和商场上的形象相去胜远,“我和你们的母亲一直希望有一个女儿,但是第二胎佐助仍然是个男孩,多亏了上天的眷顾,你母亲那天逛街回来的路上,居然发现了雏田,把你抱了回来,于是我们决定收养你,说你比佐助小两天,但是,没想到雏田你还是知道了真相啊。”他把原来挂在雏田脖子上的项链还给了雏田。

一切都已真相大白,雏田不得不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而鼬则是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么说,雏田和我并不是亲兄妹?这句话反复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但是,你们却收养了你们对头的女儿,爹地,这是你们的失策。”雏田忍痛说出了真相,我不得不回去了,再这样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日向,是我的姓……”

“什……什么……”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雏田,真是孽缘啊,和日向日足做了一辈子的对头,到头来,居然帮他样大了他的女儿,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雏田终于决定回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在雏田留在宇智波家的最后几天,宅内上下,都看出了大少爷和小姐的情愫,他们不是兄妹,相爱也无可厚非,但是,家族的恩怨……

“雏田……”鼬从后面抱住正在看风景的雏田。

“哥哥。”雏田回头看他。

出乎意料地,鼬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这是她的初吻,雏田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思考,双手环上了他的颈,开始回应他。良久,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我们会在一起的,相信我,我爱你。”这是鼬第一次告白,雏田抱着他,点头:“我也爱你……鼬,以后,我不会在叫你哥哥……”

雏田回到了日向家,显然,花火对于自己还有一个姐姐显得不能接受,而宁次则省了自己调查的力气,日足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当初我和日差出来闯,但是你们的母亲也硬要跟着来,当时,我们连自己的肚子也填不饱,而你母亲有怀了雏田,于是,在雏田出生后,我恨下心,把雏田丢在了路上,希望她可以被好心人收养,或者让她自生自灭,然后我又欺骗你母亲说雏田病死了……孩子啊,我对不起你,今后,我会补偿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日足老泪纵横。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父上也不必放在心上。”雏田淡淡地说了句,便上楼去了,这些,她都不在乎,是的,以前怎么样都与她无关,她也无所谓,她累了,不想再去多想。

 

雏田是日向家的人,而不是宇智波家的人,在她改名后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佐助回来后也听说了这件事,才离开一个月,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真是难以相信啊……但是,今后发生的事,恐怕会让人更加混乱才对吧。

 

今天是双休日,受够了众人的好奇猜测的目光洗礼,雏田决定一整天呆在家里不出去,现在谁都知道了她的故事,而两大家族的对立也是众人皆知的,他们都等着看好戏,被对头收养的雏田会有什么反应,两大家族在商场上又会有什么变化。但让他们失望的是,雏田一直都很平静,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两家也没一点举动。

正当雏田对着和鼬一起的合影发呆的时候,手机响了:“喂?”

“我在你家附近,出来吧。”电话那边传来了让她思念的声音。

“等我。”雏田挂了电话,马上穿戴好,走出了房间。

楼下客厅日足正听着宁次的学业方面的汇报,花火早就溜出去和同学逛街去了。日足问:“要出去吗?”

“是的,会晚点回来,吃饭就不用等我了。”仍然是没有什么情绪变化的语调。

“等等,”日足叫住雏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用卡给她,“这个是给你办的,想用多少就多少。”他只能从物质上补偿她。

但是,雏田却没有收:“不,我不需要这个,平时您给我的够用了。”说完便出了门。

日足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很失败:“亲生女儿对自己居然像个外人一样,这么客气,哎……”

“叔叔,别急,慢慢来,我想雏田只是还没适应,会好的。”宁次安慰着日足。

“宁次啊,你觉得雏田怎么样?”日足问他。

“她,很善良,有时又很调皮可爱,可能是因为新的环境让她不适应,在学校她不是这样的,而且她还很有才华,尤其是她的文章,非常的精彩……”宁次滔滔不绝。

日足看着他,大半辈子在商场上打滚,学会的就是看人的本事:“但是,她们是亲姐妹,我不想看到姐妹两个争风吃醋的局面……”

日足讲得很明白,宁次心里也知道,日足不会改变让他和花火结婚的想法:“我知道的,叔叔。”他只能这样说,但是,爱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即使是冷静的宁次……

 

刚出家门,雏田就看见鼬远远地站在那冲她笑。她走近他,很自然地落被拉进了他的怀抱:“你过得好吗?”

“我不知道。”雏田说,“只是换了个地方住,别的都没什么变化,就是不能每天都和你见面,所以觉得不好过……”最后的声音小得像蚊子,但是鼬还是听到了,他笑了:

“太好了!”

“为什么?”雏田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因为我知道,你已经被我绑住了,除了我身边,你哪也去不了了!”

“臭美!”雏田转过身不去看他。

鼬揽着她的肩:“走吧,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而另一边,佐助也没的闲着,本想好好休息,却被鸣人拖了出来,说是庆祝他回来,叫了同学一起去海边新开的海鲜馆吃饭,鹿丸、丁次、牙、志乃、小樱和井野都来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路了。

“鸣人,怎么没看见雏田呀?”井野问。

“我打电话问了,但是她家的管家说她一早就出去了。”

“切,她不来最好,省得总是和我抬杠。”佐助说,他隐约猜到她和谁一起出去的,因为鼬也是一早出门的,圣诞节看到的那一幕,以前没多想,但是现在他也大概的明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