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AF/迹不二]爱人的天  

2007-06-08 14:29:56|  分类: 网王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二周助,有人来看你了……”

“又是谁?麻烦你帮我说一声,我不想见啊。”不二双手抱膝靠着墙没有回头看来叫自己的管教一眼。

“这次来的那个人很嚣张啊……”

没等他话说完,不二已经走出了牢房的门,往会客室奔去。在玻璃的那一边真的是自己五年来日日夜夜想念的那张脸,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小景?!”不二试探性地叫着,慌乱地拿起了对讲机。

迹部怜爱地看着自己的恋人,举起手对着不二做着擦眼泪的动作,虽然隔着玻璃,不二却感受到了迹部温暖的掌心抚摩着自己。那起对讲机,迹部不断地叫着不二:“周助,我的周助……”

“小景,你记得我了?”不二盯着迹部,他想起了五年前……

 

“小景,我们真的要结婚了吗?”激情过后,不二躺在迹部怀里,有点不太相信。

迹部宠溺地刮了下不二的鼻子:“傻瓜,我们真的要结婚了,没错的。”说罢,他紧紧地搂着不二,两个人沉沉睡去。

然而,就在他们穿好礼服,准备进礼堂的时候,迹部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景吾,我知道你爱不二,做父亲的,如今也只好妥协。你母亲走前给未来儿媳留下了样东西,你回家来拿一趟吧。”

“有什么重要的等我和周助婚礼结束后再来拿也不迟!”迹部说。

“景吾……”电话那头还想说什么,迹部却挂断了电话。

“景,你父亲有事,你还是先去一趟吧,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不二劝着他,可他却不知道,这一去意味着什么。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迹部却一直没有回来,不二心理开始不安起来,他打迹部的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小景,你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还不回来?岳人在旁边安慰着他,忍足说:“不二,你先和岳人回家吧,我去迹部家看看……”

不二和岳人一起等到了晚上,迹部没有回来,连忍足也失去了联系,不二愈加坐立不安,直到第三天,他们终于接到了忍足的电话,他通知不二去医院。

 

在病房门口,忍足脸色凝重:“不二,你做好心理准备……”

听了忍足的话,不二颤抖着手推开了门,迹部坐在床上,冷冷地看着他。不二着急地问:“小景,你怎么了?”

然而,不二拉着他的手,却被他甩开了:“你是谁,啊恩?我们认识吗?不要那么恶心地叫本大爷!”

“小景,我是你的周助啊,你不要和我开玩笑好不好?”

“忍足,本大爷要休息了。”迹部说完径自躺下。

忍足扶起跌坐在一旁的不二:“不二你先出去吧,所有一切,我都告诉你。”

 

原来,那天迹部回到家后便被他父亲打晕,然后让心理专家手冢给迹部做了记忆替换,把不二从他的记忆中抹去了,而忍足赶去时正想阻止这一切,但是,他人单力薄,被迹部绅人扣押,直到手冢结束,说要送迹部去医院观察几天,他才得以自由,通知不二。

 

不二游魂似的离开了医院,怎么办,迹部不记得他了,那个宠他爱他,在冰冷的夜里给他温暖,在雨天陪他一起淋雨,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说要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人,现在居然忘记了自己……不二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跌跌撞撞地来到了手冢的住处。

“不二,你怎么来了?”手冢让不二进屋,“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和景在一起那么不容易,而且,你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们?”不二突然激动起来,拽着手冢的衣领大声责问。

“不二,对不起,对于这件事,我只能说,作为一个医生,病人家属觉得那样对他好,我只是照做而已……我的心,你知道的。”

不二的心碎了,迹部忘记了自己,他的天塌了,他活着又有是干什么?而手冢,是毁了自己幸福的人之一,此时他早已神志不清,恍惚间,身体好象自己动了起来,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向手冢捅去,正好在这时,手冢的妻子回来了,看到这一幕,她惊叫起来……

 

手冢的命拣了回来,他的妻子因此把不二告上了法庭,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

 

“景,你过的好吗?”不二问。

迹部摇了摇头:“周助,你不在,我怎么会好?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律师,也说服了手冢,他同意给你佐证,我要帮你翻案!”

“景……”

“等我。”迹部说。两个人的手,紧贴着玻璃,重合在一起,不需要话语,这么多日夜来的思念,他都知道。

 

在迹部的财力和人力的大量投入下,很快法庭判定当年不二是误伤,而且居心理医生分析当时不二意识不清,不二被关了五年后,终于告别了牢笼,而且,他的景吾也回来了。走出法院,不二再次见到了忍足,发现他的腿瘸了。

“忍足,你……”

“呵呵,不二好久不见了。”忍足打着哈哈。

“周助,我们要感谢这只狼,是他想方设法帮我恢复了记忆,但是却被我父亲发现,找了黑社会对付他,只打瘸了狼腿,也算是运气。”迹部解释说。他一手拉着不二,一手拍了拍忍足,“谢谢了,好兄弟。”

“哎呀,”忍足想发现新大陆似的,“小景,你居然会说谢谢!”

“忍足狼,不要给你颜色就开染坊了!”迹部头上冒着十字。

“呵呵……”大家都笑了起来。

“走吧。”迹部拉着不二,来到了五年前的礼堂,“周助,我等这天很久了……”

“我也是……”不二看着迹部认真地说着,主动吻上了迹部。

分隔了五年之久的恋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8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