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原创]距离(YF)1-2  

2007-03-02 12:12:05|  分类: 网王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少爷,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很乱。”一个中年人跟在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身后劝道。

他们现在正走在东京最乱、最危险、最没有法制的地方,很多孤儿、流浪汉、破产的人、小偷、强盗,形形色色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大多聚集在这里。街道狭小,肮脏,臭气熏天,一般人都会绕路离得这里远远的。

“管家,你看那些老人小孩,这就是他们过的生活,同是这个国家的子民,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那个孩子有一张秀气的脸,初见总是让人误会他是女子。

“少爷啊,回去吧,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怎么和老爷太太交代啊?”管家说。

而那为少爷并没有理会,继续在那肮脏的街道上走着。突然,一个蜜色头发的孩子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看见那个孩子从一只流浪狗的嘴里抢下了一个脏兮兮的冷包子,毫不在意自己被狗咬了,脸上像带了一张面具似的一直是那样的笑容,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啃起了那半个包子。他不由自主地走到了流浪小孩的面前,托起了他的下巴,他的脸虽然很脏,但还是隐藏不了他那清秀的容貌:“饿么?跟我回去吧,我叫幸村精市。你呢?”不料那孩子抓起了幸村的手就咬了下去,白皙的手上渗出了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那孩子嘴上沾了血,他说:“我叫周助,饿,跟你回去就有东西吃吗?”

幸村毫不在意被咬伤的手,拉起周助的手:“回家吧,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少爷,这……”管家想阻止。

“管家叔叔,没关系的,我一个人很孤独,找个人做伴,爸妈不会责怪的。”幸村拉着不二上了车。

周助跟着幸村走了。来到幸村宅,幸村让下人给周助洗了澡,换了衣服,又请了医生给他检查了身体,当下人领着周助来到餐厅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纤细的、一尘不染的孩子,幸村对他笑了,拉着他在饭桌前坐下:“饿了吧,快吃饭。”

周助狼吞虎咽地吃着,幸村怕他咽着,给他盛了碗汤:“慢慢吃,没人和你抢的,小心咽着。”

周助接过汤,含糊不清地说了句:“谢谢少爷。”

“你叫我少爷?谁让你这么叫的?”幸村问。

“管家叔叔说,要对少爷有礼貌,他让我这么叫的。”周助老实地回答。

幸村笑了:“周助,以后叫我精市,知道吗?不是少爷。”

“恩。”

于是周助便和幸村一起生活。周助告诉幸村,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从懂事起就被一个人卖给另一个人,受不了打骂,他逃了出来,然后就一直在那个肮脏的地方挣扎。他说他很想读书。幸村答应了。幸村患有急性感染性多发性神经炎,在家中修养,是私人教师给他上课,因此,周助成了他第一个同学。虽然周助没读过书,但却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学得很快。平时,他除了上课,就是照顾幸村,偶尔陪幸村打打网球做少量运动,两个人的感情很好,转眼一年过去。

一天午后,天气很好,幸村坐在落地窗边欣赏着院子里的景色,周助给他端来了药:“精市,该吃药了。”

幸村接过药,没有动,而是看着周助。

“怎么了?”周助不解。

“周助,在我面前我不希望你仍然带着微笑的面具,你不觉得太辛苦了吗?不要对我隐瞒什么,好不好,我想看到真实的你。”幸村看着周助,有些难过。

周助收起笑容,他说:“好。”

2.

转眼就快过年了,幸村夫妇在国外经营生意一年回来一趟。

“精市,听管家说你领了个孩子回家,怎么没看见他啊?”幸村绫子问儿子。

“母亲,你进门也不先关心下你带病在身的儿子,真是伤心啊。”精市故作伤心状。

“你这是什么话,已经问过医生了,他说你最近情况很稳定,不需要担心。”幸村爸爸帮着老婆说话。

精市笑了:“等等,我去把周助叫下来。”

没多久,幸村就拉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孩子下来,幸村夫妇看到他,也甚是喜欢,他们很高兴,自己常年在外,有个人陪陪儿子也好。

晚上,不二抱了个枕头来到幸村房间。“周助,睡不着吗?”幸村问。

“恩。”

幸村笑了,拍了拍床:“快上来吧,小心着凉。”

关了灯,周助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幸村侧了身,见周助仍然睁着眼睛,便问:“周助,有心事?”

周助转过头看着幸村:“精市,你很幸福,我连自己父母长什么样也不知道。”

幸村知道,即使自己有心,有些事情还是无法帮忙的:“周助……”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力。他想抱住眼前这个脆弱的人,突然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这么远:“傻瓜,睡过来点,你再睡过去就要掉下去了。”

“精市,你知道吗?我总是觉得自己又脏又臭,所以……”

“所以,你就离得远远的?”幸村有点生气,他拉过周助拥在怀里,“周助,都过去了,你一直都是个出色的人,为什么总是那么自卑?”

周助不再说话,幸村的怀抱很温暖,可是,精市,我们之间的距离,我还是觉得好远……

幸村的身体状况逐渐稳定,只须到适合的年龄就可以动手术(瞎掰的),两个人也到上初中的年龄,幸村夫妇决定让儿子去学校。

这次回来,他们把幸村和周助叫了过去:“精市,我们觉得立海大附属中学不错,你和周助也到了上初中的年龄了,老是在家里也不好。”

“母亲,我觉得还是送周助去青春学院比较好。”幸村说。

幸村夫妇先是一愣,既而有点了解儿子的想法了,也是,那种私立的贵族学校里的人,必定对周助这种来历不明的人会刨根问底,那孩子的自卑感很重,还是让他去普通的公立学校会好一点。见周助对幸村感激地笑,他们自然是同意了。

“不愧是我儿子,小小年纪想得比我们周全。”绫子点了点头,“那明天去看看由美子吧,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知道了。”幸村应了声。

第二天,幸村夫妇带着周助来到了不二由美子的家。不二由美子和不二裕太是幸村夫妇助养的两个孤儿,由美子成年后,就执意不肯接受他们的资助,自己独立赚钱养活弟弟和自己,幸村夫妇很喜欢这两个孩子,还是时常和他们保持着联系。

由美子陪他们坐下,今天裕太也在。

“最近好吗?”绫子问,“裕太长大了呢。”

“很好啊。”由美子回答,她看着周助,“夫人,他就是您昨天和我说过的那个孩子?”

“是啊,以后周助要在青学读书,离家太远了,精市又是住校,所以我们想让周助平时住你这儿。”

“周助吗?好可爱的孩子,那很好啊,以后裕太就有伴了。”由美子拉过周助,问他,“周助,你以后就是我们家一员了。”

“由美子?”幸村夫妇有点不解。

“老爷,夫人,既然周助以后住这里,我觉得把他的户籍上的名字改成不二周助比较好,这样,他可以有一个完整的家,别人也不会对他有什么疑问,而且我很喜欢这个弟弟呢。”

“还是由美子想得周到。”绫子问周助,“周助,你的意思呢?”

“恩。姐姐,裕太,以后请多关照。”周助笑得很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