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YF/TF]梦醒百年十.开启命运的齿轮  

2007-03-17 17:00:43|  分类: [幸不二/冢不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开启命运的齿轮

两年后重到旧地,不二心中自是翻云覆雨,看着街道两旁各种店铺小摊人来人往的繁华景象,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当他们来到一条僻静的巷子时,却看到了几个青军在一家小酒铺闹事,把店家打得鼻青脸肿,不二心中气愤,正欲上前教训他们,却有人抢了先。

“又是你们,今天居然在这里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真实可耻!”那人是和不二年龄相仿的少年,眉宇间透着英气,他和几个朋友教训了那几个青兵,搜出了他们身上的银子交给了店家,笑着离开。

可正在他们刚转身的时候,青兵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拿起了地上的刀,想少年背后砍去。“小心!”不二大叫,并拔出了剑砍断了就要落在少年身上的刀。那些闹事者见来人都不是泛泛之辈,于是落荒而逃。

“多谢相救,在下佐伯虎次郎。”少年向不二鞠躬表示感谢。

“举手之劳而已,你叫我不二就好。”

于是,佐伯和不二相识。佐伯和他的朋友都是六角一役后幸存下来的六角的百姓,他们热爱这片土地,但是,自从青军驻扎在这里不久,他们就发现那些士兵一维持治安为名,在镇上勒索百姓,吃霸王餐,不断的闹事。而驻守在这里的立海的官员又软弱无能,为了维持和青国的关系,除非大事,这些小事也都听之任之。因此,这一群少年就担负起了维护秩序的责任。

佐伯领着不二一行人到六角各处看了看,把近年来六角的情况都告诉了他们,听着他的叙述,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种种丑恶的现象都被那浮华的面具所掩盖,他们心里产生了疑问,父辈的牺牲换来的只是这样一番光景,值么?

“精市,回去后要告诉父皇,让他给小虎和他的兄弟们一官半职,他们对立海来说是难得的人才呢。”望着佐伯他们远去的背影,不二对幸村说,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们第二次见面却是完全不同的情景。

“是呢,不过周助,你叫小虎也太亲密了吧。”幸村开玩笑地说,但是,心里确实对这事有点疙瘩。

“精市……”不二摇着幸村的手撒娇着,“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啊,别生气了。”

“好了好了,周助,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啊。”幸村很开心。

不经意的一句“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却成了牵伴他们一生的誓言。

 

而青军在六角胡作非为手冢修明也有所耳闻,于是他让大石将军陪同太子手冢国光和他的伴读们一起去六角走一趟。他们日夜兼程,和不二他们是同一天到达的,只是,一个从南门进,一个从北门进,手冢并不知道心里念念不忘的不二也在此地。

守军将领佐佐木早就听闻太子要来,在营前亲自迎接:“不知太子驾临,多有怠慢,微臣该死。”

这个人油腔滑调,手冢皱了皱眉,对他并无好感:“听说将士们在六角经常扰民,是吗?”他直接说明了来意。

“绝,绝无此事。”佐佐木虽然早已想好了说辞,但还是被手冢所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给吓到了,“将士们一直都很尽心尽责,只是镇上常有叼民闹事,我军只是维持秩序……”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刚被不二他们教训过的几个士兵跪在了手冢的面前讲述叼民的恶劣行经。

手冢将信将疑,决定明天亲自去镇上看看。

 

第二天,不二他们决定去当年两军交战的地方看看,走在喧闹的街市中,每个人都很沉重。

手冢正要出去时,佐佐木却恰好出现在他面前,明知故问:“太子殿下这是要出去吗?”

“太子只是想出去走走,佐佐木将军就去忙吧。”大石说。

“还是让小的和太子同行吧,太子乃万金之躯,要有个闪失,微臣可就性命不保了。”

最后,手冢无奈地让佐佐木陪同。他们来到了一家摊贩前,那个小贩拿着一玉做的玺印:“这是当年不二将军用过的玺印,要不是家道中落,我也不愿拿出来卖,当年那一把火,把整个立海军营都烧没了,我父亲好不容易才在一个铁箱里发现这个的……”那人滔滔不绝,手冢站了下来听他说着。

“太子殿下,小的先去楼上为您点好菜。”于是,佐佐木便和大石将军一起先进了旁边的客栈。

而那小贩的话正好吸引了路过的不二的注意力,他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个玺印,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没错,那是父亲的东西,他问那人:“小哥,能把这个给我看看吗?”

“对不起啊,这个玺印刚刚被着位爷买下了。”小贩指了指不二旁边的手冢。

不二转向手冢,这个人和真田还真有点像,一样面无表情的,他有点急切地问:“兄台,能否把他转让给我?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看到不二倾国倾城的笑容,手冢愣了一下,旁边的菊丸拉着大石嘀咕:“一个男生也可以这么漂亮啊。”

“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兄台能否割爱把它转让与我。”见对方没回答,不二又说。

难道他和不二家有什么关系?手冢心里产生疑惑,他点了点头:“其实它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既然对你是很重要的东西,那么就送给你好了。”

“真的?太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好报答你。”不二开心地说。

手冢正要开口,一个着急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周助,原来你在这里,怎么要买东西也不叫我们声?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丢了呢!”幸村急急地跑到不二身边,紧紧地拥住了他,幸村喘着粗气,不二感觉到他的身体有点在发抖。

“对不起啊,精市,让你担心了,刚才看见有人卖这个,所以就……”不二把玺印那给幸村看,幸村也愣了下,既而恢复了平静:“我们该走了吧。”

“恩。”被幸村拉着离开,不二回头冲手冢笑了笑,“谢谢,我叫不二周助,下次需要帮忙请尽管来找我!”

他就是那个不二周助,会是同一个人吗?这次是手冢愣在了原地,如果他真的是他,那么如果他知道我姓手冢,他还会对我笑吗?手冢想着,还好自己还没报上姓名……

 

不二他们来到了当年的战场,如今这里已经长满了青草,究竟还有多少人记得埋在这青草下的无数尸骨,究竟还有谁知道,是那些不知名的战士的血肉孕育了这一片凄凉的繁荣……

风徐徐吹来,带来青草和泥土的气息,而在不二闻来却是淡淡的血腥味。看着眼前这一片景象,不二对着广阔的大地跪下了:“父亲……孩儿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们瞑目……”

幸村在他身边,满是心疼:“周助……”

不远处,手冢他们也到了这里,不知是老天的眷顾还是天意弄人,手冢远远地看到幸村拍着不二的背,心中不爽。

“咦,那不是刚才那个不二周助吗?好巧啊,太子,我们要过去打招呼吗?”菊丸兴奋地问。

“不可!”大石将军阻止了,“太子殿下,难道是吧玺印送给他了?”

手冢点了点头。大石将军叹了口气:“还好他不知道太子的身份,不然……”

“父亲,他就是传说中在六角一役中伤了皇上的人?”大石问他的父亲。

大石将军点了点头:“是那个孩子,虽然两年没见,但他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得到了大石将军的确认,手冢心中在也不能平静,不二,我该如何面对你……

“我们还是回去吧。”大石将军说。

于是,他们离开,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佐佐木对两个手下鬼鬼祟祟地讲了什么,那两个人悄悄地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