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YF/TF]梦醒百年9.新的同伴  

2007-03-01 13:20:23|  分类: [幸不二/冢不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新的同伴

幸村和不二十二岁那年,他们真正开始学习治国之道,为了儿子日后可以坐稳皇帝的位置,身边光有一个不二是不够的,因此幸村成选了朝中大臣的孩子中最优秀的那几个做伴读,为他培养出一批忠心耿耿的臣子。其中,真田弦一郎比大家年长,切原赤也与真田是表亲,武艺不凡,柳莲二与其父亲一样精通医术,仁王雅治心思缜密,丸井文太文采出众,每人各有所长,他们就是后来追随幸村建立立海霸业的功臣。

第一天进宫,因为切原小朋友从小听父亲讲述不二周助的事迹,于是对不二十分崇拜,一心念着与他一较高下。

“不二殿下,听父亲说你十岁时就英勇杀敌,武艺不凡,我很想与你较量一下。”切原口没遮拦,并没有意识到他讲到十岁的时候不二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

幸村了解不二,欲上前教训下这个直肠子的家伙,却被不二拉住,他的眼神告诉他不要紧。不二上前,捡了两根树枝,扔给切原:“素闻切原将军的儿子是个习武天才,我也正想与你比试比试。开始吧。”

两人交锋,切原确实是个人才,可是,几招过后,他却处于了下风,切原的败局已定,不二并没有使出燕回闪。其他人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切原,你太放肆了!”一个声音拉回了众人的思绪。

回头看去是一个黑发男子,面无表情,但目光却已让人感到了压迫感。不二好奇地上下打量了会来人,而此时切原已经乖乖地走到那人的旁边。不二露出微笑,众人又一次被他的笑容惊呆,以至于没有发现其中的阴谋,他看着来人说:“想必你就是新来的老师了吧,请你不要责怪切原君啊,是我要找他比武的。”

单纯的切原在心中对不二更加崇拜了,不二殿下真是好人!而那门神脸已经略微地开始抽搐。

“呐,精市,没想到这次父皇请来的老师这么年轻啊。”不二拉着幸村。

幸村又怎么会不知道不二心里想的什么呢,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所以,其他孩子都很有礼貌地叫门神脸“老师”。

“……”

很安静,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那个……”比较知情的切原打破了沉寂的气氛,“大家弄错了,他不是老师,他叫真田弦一郎,也和我们一样是太子的伴读。”

众人惊愕,尴尬地相互看着对方,而某两只已经憋不住,在那偷笑了。“呐,精市,又多了群有趣的人陪我们玩了,以后不会无聊了。”

“是呢,周助,这次我可是很配合你的啊。”幸村笑着提醒。

“是,是,是,精市最好了。”不二笑着给了幸村一个大大的拥抱,跑开了,留下幸村在那,有点发愣。

不二来到真田面前,收起顽皮的笑容,向真田道歉:“刚刚和你开了个玩笑,真田君不要生气,还有啊,比武一事也只是大家增进感情而已,切原君并无冒犯之处。”

“不二殿下,我没有生气。”真田回答道。

“其实周助是想让大家放轻松些,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大家以后不要太拘束了,我们年龄相仿,以后直接叫名字就好。”幸村解释道。

“原来不二早就知道真田不是老师?”文太好奇地问。

不二指了指真田腰间挂着的玉配,上面清楚地刻着真田家的家徽:“最早追随父皇起义的将领,父皇都赐予了他们刻有他们家徽的玉配,在立海是一种特殊的身份的象征。”

“哦——”众人恍然大悟,暗自叹息自己的迟钝,居然没有发现,两位皇子真不愧为立海的天才,然,就因为他们的迟钝,被捉弄了却还是没有完全看清两位天才的腹黑。

正当大家聊的开心的时候,幸村成带着真正的老师来了:“以后就由伴田老师教授大家知识。”

“伴田老师。”大家向老师鞠躬行礼。

“精市,周助,”幸村成把两个人拉到身边,“你们两个要收敛点,伴老知识广博,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师,不得对他老人家无礼。”

“父皇,我们怎么对老师无礼了?”不二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气。

也对,因为这两个孩子太聪明,前几位老师没教多久就被他们两个问得答不上话来,于是不得不向幸村成请辞,一连换了好几个老师。

“哎呀,周助,父皇没有怪你们的意思。”幸村成对这个儿子是疼爱有加的,“这次的老师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幸村成离去后,大家各就各位,伴田开始讲课:“既然皇上要老夫教授大家治国之道,那么我们就该以史为镜,今天就先讲讲历史。我们先不讲远的,两年前的六角之战,应该是离大家最近的,来龙去脉大家都很清楚,老夫想知道大家对那场战争的看法。”

不二的脸色很不好,幸村生气了,这老头,到底想干什么,他站了起来:“老师……”你到底什么意思,还没说出口,只见不二拉了拉他的手,对他轻声说:“精市。”幸村只好硬生生咽下下面半句话:“我先说吧。”

幸村整理好情绪,说:“那场战役对立海来说损失是惨重的,不仅失去了大批国家的栋梁,他们的血,换来的只是六角共治。六角本来就是本国的领土,是青帝趁我们极力对付山吹的时候趁虚而入夺走的,虽然两年前的那场战争并不如人愿,但六角是迟早要问他们拿回来的。”

“太子殿下,做为一个君王,最重要的是为百姓着想,您想掀起战争,怕是会失去民心。”伴田语重心长。

“可是老师又怎么知道六角的百姓不想掀起战争为他们死去的亲人报仇呢?”不二站起身来问道,语气中带着锋芒。

“二殿下,您须明白,在乱世是以武治天下,而如今的太平盛世,百姓希望他们的国君是个仁义之君,不可轻易发动战争。”

“老师,学生请问您,当初这片大地上只有一个国家,各地藩王纷纷起义,掀起战乱,是不是他们的不是呢?”不二继续问。

“不是。”伴田回答的很果断。

“那么为什么他们的做法是对的呢?”真田替不二问了他想问的。

“以为末帝昏庸残暴,百姓的生活困顿。那种暴君不配为一国之君。君王该施行仁政,就像现在一样,若再掀起战争,恐怕……”

“老师,既然推翻暴君,救百姓于水火是对的,那么我们夺回六角,拯救立海的百姓又有何不可?”不二用陈述的语气说出了问题。

“但是现在六角的百姓生活安定。”

不二笑了,颇有些嘲讽的意味:“老师怎么知道他们生活安定?您就那么肯定青帝是一个仁君?青军是一支仁义之师?”

“这……”伴田语穷。

“当初他们大败立海以后,直逼我们的兵营,他们是要屠营啊!要不是老弱残兵撤离得快,要不是切原将军赶到及时,恐怕没有一个人回得来!斩尽杀绝,这是他们的政策,连十几岁的小孩子他们都不愿放过,又怎么可以称的上‘仁’?这样的军队驻守在六角,您又怎么可以肯定百姓正享受着太平盛世呢?”不二紧握着拳,说这些话,再次想起那恐怖的一幕幕,耗费了他多少力气,只有幸村知道。不二坐下,幸村掰开他的拳,手心已经留下了深深的指甲印,幸村覆上自己的手,十指紧扣,想把自己的力量给他,支持他。

“老师,当时父亲所见也是这样的。”切原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去六角走一趟,亲眼看看不是更好?”伴田笑着说,这群孩子真是不一般的聪明。

“老师是说要带我们出游吗?”一直没开口的仁王问。

“老夫去向皇上请奏,今天就讨论到这里吧,你们把自己的看法写成文章明天交上来。”

 

大家从书堂出来,这些陪伴太子读书的孩子们住在宫里的映海阁,离东宫不远,一路上许多孩子一起走着,好不热闹。

“不二!”切原追了上来,“你的武工真的很厉害,不过下次我一顶会超越你。”

“我很期待。”不二对他笑笑,真是个单纯的人。

“好了,大家还有功课要完成,先回去完成功课吧。”真田说。

没人反对,大家各自回去。“周助……”幸村担心地看着不二。

“我没事的,精市,过去很久的事了,我应该坚强点不是吗?而且,有精市在,我没事……”不二安慰着他,让他放心。

两人很有默契地再没有开口,相互拉着对方的手回宫。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