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AF]普通恋爱(END+番外)  

2007-01-20 22:59:44|  分类: 网王短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自己心里早该明白的,自从那个耀眼的一年级新生进入网球部的时候就该发现的,手冢的眼神与看别人的不同。无意间看到手冢用带伤的左手与他在高架下的网球场联系的时候就该清醒地认识现实,而不是这样自欺欺人下去……只是,没有手冢亲口说出来,还是不甘心,弄到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走在路上,不二苦涩地嘲笑着自己,什么天才,其实根本就是个傻瓜!

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电玩世界,不二想到了那个华丽丽的某人。那个大少爷,在不二八岁生日的那带他来了这里,两个丁点大的孩子就在这种嘈杂的地方玩了一整天,他们发疯似的笑,打街机打得不亦乐乎,最后被家人从里面揪了出来,但那是不二过得最快乐的一次生日。他再次走进那里,依然喧闹,但是,如今来到这里却是为了发泄……

从里面出来已经很晚,突然觉得腿上很麻,才发现是手机在响,保持微笑,按下接听键:“喂,我是不二周助。”

“周助!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啊恩?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本大爷电话现在才接?”意料之中地,电话那头传来了华丽的某人的极不华丽的连珠炮似的咆哮声。

不二大笑,笑得直不起腰:“呐,小景你很不华丽哦!”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现在都几点了,你在哪里,本大爷来接你。”强压怒气,迹部问。

“就在你带我去过的电玩世界。”不二蹲在门口,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寒风吹来,不二缩了缩脖子,冬天到了呢,真冷,小景,你要快点来啊。才这么想着,一辆红色的劳斯莱斯就在自己面前停下了,里面的人气急败坏地向不二走来:“喂,起来了,你想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小景,”不二抬头,“你怎么才来,我都快冻死了,我走不动了。”他开始耍赖。

但就是他抬头的瞬间,迹部还是注意到了他眼中的悲伤。叹了口气,真是的,不开心就知道虐待自己。脱下外罩,给他披上,抱起蜷成一团的不二走进车里。“小景,你好温暖啊,你以后冬天就当我的暖炉好不好?”不二低着头,没有看他。

“你给本大爷差不多点!如果换了别人,本大爷早就把他扔出去了。”

“我就知道小景对我最好了呢!”不二没心没肺地笑着。

迹部狠狠地扯了他的脸:“不准再笑了,难看死了。”

“哎哟,小景,你干吗啦,本天才的美貌要被你毁了呀,以后没人要了,那我下半辈子就赖定你了哟!”不二揉着脸。

迹部紧紧搂着他:“你是本大爷的人,他们谁敢要你?本大爷宠你一辈子!”

不二再也笑不出来,头埋在迹部胸前,泪水就这么掉了下来:“谢谢你,小景。”

然后他们谁也没说话,迹部也不问他发生了什么,能让不二伤心的,也就那个冰山而已了。把不二送回了家,迹部躺在他KINGSIZE的床上一夜无眠。不二也失眠了,进家门前,迹部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想着迹部的话,想着手冢,拿得起放得下,天才应该坚强点,到明天我就忘了他,所以,今晚是他住在我心里的最后一天。不二哭了,卸下微笑的面具,放任自己痛快地哭了。

 

第二天,不二依旧笑得风淡云清,部活时照样害人,只是心仍然隐隐作痛,真是不争气,说好了要忘掉的,原来并不是这么容易。

“不二,不二,你今天精神很不集中啊,怎么了?”菊丸问。

“啊,有吗?我没是啊英二。”话音刚落,冰山的声音再次响起:“不二,菊丸,练习不认真,30圈。”

真是不留情啊,不二心里想着,正准备去跑步,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手冢,今天不二要请假。”说完就拉起不二走人。

“小景怎么来了?”被迹部拖着,引来无数路人的注视。

“本大爷救你让你免于罚跑,你到质问起我来了。”迹部不满。

“是,是,是。为了表达谢意,我就勉为其难让小景送我回家好了。”

迹部看了眼不二,没说什么,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比昨天好点。“呐,小景。”不二握着他的手,认真地说,“你刚才对手冢的语气不太好啊。我没事,真的,这里的伤慢慢地会愈合的,相信我。”不二指着心脏的位置,他知道,迹部什么都知道的,这世上,除了姐姐,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迹部了。

“和我在一起吧,周助,我帮你一起忘掉他,好不好?给我一次机会。”放下平日的嚣张,只有在不二面前他才是个没有架子的普通人,这是连他老爸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不二盯了他老半天没有说话,下车前,他说:“小景,我还要想想,不会太久的……”

“没关系,我会等,已经等了三年,我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时间的。”迹部揉了揉他的头,“好好休息,反正已经国三了,部活不想去就别去了。”

“我自己能处理好的。”转身进门,不二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迹部的心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一直宠着自己,并没多去想。

 

今天是双休日,有新店开业,百无聊赖,不二独自跑去赶人潮去了。看遍了,走累了,坐在专供休息用的板凳上,他掏出了电话:“呐,小景,我迷路了呀,你快来接我!”

“你在哪里?”对方无奈的声音。

想象着华丽的女王头上的黑线,不二笑得更欢了:“不是有家百货商店开业吗,我来这里逛了啊,好大啊,我找不到出口了!”

“你等着,不准乱走,知道吗?”像嘱咐小孩一样叮嘱了不二迹部挂断了电话。

十来分钟后,迹部出现在不二面前。不二看着他歪着头问:“为什么每次小景都能这么快找到我啊?”

“因为我叫迹部景吾!”迹部把手伸到不二面前,“走吧,我带你回家。”

“啪”的一声,不二打掉了迹部的手,迹部正惊讶时,突然觉得自己被紧紧抱住,然后又是一个惊喜,只听见不二软软地说:“景吾,我给你一个试用期吧,只要你能帮我忘了那个人,我就允许你以后一直赖在我身边,怎么样?”

“你就等着沉浸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啊恩?”迹部愣了几秒,领会了不二的意思后,张狂地说,“还有,周助,你这几天总是抢本大爷的台词,自恋也不人人都可以的,所以……”

看着迹部危险地眯起眼睛,不二有点背后发凉:“你想干吗?”

“惩罚你!”说着迹部就去挠不二痒痒。

“小景,你……哈哈,哈哈,我以后不敢了。”不二边逃边讨饶,不小心撞到了人,急忙道歉,“对不起……”抬头却发现是手冢,真的好巧,旁边还有越前。

“不二。”手冢打了招呼。

“真巧啊。”迹部揽过不二的肩,在他反应过来前和他们打招呼。

 

“手冢、越前……真巧啊。”不二愣了愣,马上调整好自己,心仍旧是痛。

“前辈,你怎么和猴子山大王在一起?不过正好,不二前辈,我们继续上次没完的比赛吧!”越前拽拽地说。

“龙马,不要胡闹。”手冢似乎有些生气。但是不二并没有注意到,他听到他叫他龙马……

“今天不行哦,越前。”不二拉了拉迹部,“呐,小景,你说过要陪我吃芥末大餐的。”

“小鬼头,下次吧,今天周助是属于本大爷的,没空和你玩了。”迹部宠溺地揉了揉不二的头发,拉着他走开了。迹部的手紧紧拉着不二的手,似乎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给他,因为他知道,此时不二的心是在痛的。

 

出了商店,迹部并没有叫他的司机来接,而是陪着不二在街上漫步。“小景,你刚才说,我是你的?什么意思?你别忘了你正在试用期中啊,我可还没答应你哦。”不二停下来说。

“切,反正,”迹部把不二拥入怀中,在他耳边说,“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不二的脸红了,推开他,说:“你怎么知道?”他继续往前走,迹部就走在他旁边,很有自兴地告诉他:“本大爷就是知道!”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不二家附近,不二想起自己曾经跟在手冢后面经常走这条路,他苦笑:“呐,小景,我真的很懦弱呢,面对他们我居然落荒而逃……”

“是啊,害本大爷要和你一起做逃跑这么不华丽的事情。”嘴上是这么说,但他温柔的目光明明告诉不二他理解他。

“没有下次了,好不好,小景?”不二拉着他的手,这时他们已经到了家门口。

迹部看了看大门,问:“不用我陪你吃饭?你不是想吃芥末大餐的吗?”

不二摇了摇头:“你还记得?我随口说的罢了,谢谢你,小景!”

“要谢的话,还是给点实际的吧。”说着,迹部慢慢靠近了不二,他看着他的眼神让不二迷失了,吻上他期待已久的唇,暧昧的气氛在周围散发开来。

“哎哟,这不是景吾吗?”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

“由美子姐姐。”迹部打了声招呼,有点尴尬。

而由美子却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笑盈盈地说:“周助也真是的,景吾来了也不叫他进去坐,我刚去买了菜,景吾留下来吃吧。”

“好。”迹部答的干脆,拉起脸通红的不二进屋。

看着由美子诡异的笑容,还叫迹部吃饭,不二心中暗想,这个巫婆似的姐姐肯定又有诡计了。他又回想起了那个吻,本来还隐隐作痛的心,却在刚才一下子好象被填满,暖暖的。

“在想什么?”迹部饶有趣味地看着身边的小傻瓜。

“没,没什么……”不二脸又红了,他故意岔开了话题,“小景,给我削苹果吧,我要吃苹果。”

迹部只有顶着N多个十字路口给他削皮。这时,又美子从厨房出来了,她的笑让迹部也开始发毛了:“景吾啊,刚才接到电话,我还有事要出去,今晚不回来了,你住这陪陪周助好吗?他一个人我不放心,饭已经做好了,你们自己吃吧。”

“啊,好的,姐姐,周助交给我你就放心好了。”迹部说。就这么简单的谈话,不二有一种被亲姐姐卖掉的感觉。

但其实,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虽然两人挤在同一张床上,但是,不二只是靠在迹部怀里取暖,迹部只是抱着他,一切都很平静。

 

“不二周助!起床了!”在叫了很多遍仍没得到回答后,迹部忍无可忍咆哮起来。

“小景啊,今天周日啊,再让我睡会……”不二拉上被子继续睡。

“你不是说今天有部活吗?不去了?”迹部问。

“恩?好象是啊……”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正好听到门铃响了,“呐,小景,你去开门吧。”

迹部无奈起身:“敢差使本大爷的也就你一个了,快起来。”临走是不忘掀了不二的被子。

“迹部景吾!”听到身后传来的不二的怒吼,他笑了,很开心,开了门,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手冢?”

显然来人看到他也吃了一惊:“迹部?!”

 

 

 

 

“小景,是谁啊?”不二穿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见到手冢显然有些不自在,“啊,是部长,这么早啊。”

   手冢收起惊愕进屋:“不二,今天有训练,一起去吧。”

“等等,”迹部把不二拉到桌边坐下,口气不容质疑,“必须把早饭吃了再去!”

盯着眼前的早餐,一杯热牛奶、两片土司和一个煎鸡蛋,不二有点吃惊:“小景,这些是你做的?”

“怎么?被本大爷华丽丽的手艺震惊了?”迹部得意地笑,见到不二正欲开口又补充道,“早上不准吃芥末,伤胃。”

“小景真是比姐姐还罗嗦。”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暖暖的,从来没有如此开心过,从小锦衣玉食的骄傲的大少爷居然为自己动手做早餐,这恐怕还是头一遭。

“刚才谁说我罗嗦了?”由美子回来了,见到手冢也在脸上诡异的笑容再次浮现,“呐,手冢君又来找周助一起上学?”

“是的。”冰山还真是一字千金,亲眼看见往日骄傲的迹部对不二的温柔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姐姐开始发挥她的腹黑功力前,不二赶紧吃完了早饭,抓起网球拍:“我走了!”就准备溜出去。却被迹部抓住:“这么急干什么?我送你。”

“景吾,你就不用送周助了,有手冢在就可以了,你到楼上书房去等我吧。”由美子冲迹部皎洁地眨了眨眼。

“恩。”虽然让手冢和不二一起有点不甘心,但是搞好姐姐政策也是很要紧的,他又帮不二翻好了领子,“中午我会去接你的,路上小心。”

“恩。”不二点了点头,趁迹部不注意飞快地在他的脸上轻啄了一下,然后跑出门去了,“部长,再不走就迟到了……”

迹部摸着刚才不二亲过的地方,傻傻地笑,就算是不二故意做给手冢看的也好,总之他很高兴。由美子看着花痴般的(表打偶……抱头,逃走……)迹部大笑起来:“好了景吾啊,等下再陶醉吧,想追周助还要靠姐姐哦。”心事被当面说出来,即使是张扬的迹部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姐姐,你愿意帮我?”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不是帮你,只是按照命运的指示去做而已。提醒你,手冢君看周助的眼光绝对不寻常,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而已。”由美子说。

“那么,姐姐说的命运是……我和周助会在一起吗?”迹部问。

“怎么?这么自信的景吾也开始相信命运的说法了?”由美子笑着反问。

“哼,不管命运如何,就算它安排周助不是本大爷的本大爷也要改变它。”迹部信誓旦旦,恢复了以往的自信。

 

不二和手冢走在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不二……”手冢迟疑着开口,“你和迹部在交往?你喜欢他?”

“手冢,”不二睁开眼睛看着他,没有了往日温和的笑容显出了几分锐气,“是或不是,和你有关吗?”

“我……”手冢语塞,深吸了口气,“我是个傻瓜,以为自己爱的是越前,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不是,对于他,我或许只是因为他太像以前的自己而产生了错觉,不二……”

“手冢,再不走就真的晚了。”不二打断了他的话,“你对越前什么感觉与我无关,但是,看得出来,小不点很爱你。”不二继续向前走,手冢望着不二的背影,愣了愣,这是第一次,不二把背影留给了自己,以往都是他跟在自己身后的,现在换了位,他终于体会到了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远去的背影的苦涩了,或许,我已经觉悟得太晚了……

今天的训练气氛很诡异,不二居然没有整人,但是明显的,部长罚人跑圈的次数多了,小不点的口头禅也很少出现在耳边,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啊,累死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感觉好奇怪啊。”一上午都不敢出声的菊丸熬不住了,“不二不二,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不了,英二,让大石陪你吧,我有约了……”不二安慰着大猫,“下次有空我补请你,好不好?”

“呜……”有点伤心,但是不二下次请客,菊丸总算开心了点。

“部长,还不走吗?”越前走到手冢身边。

“啊。”手冢应付了声,但眼光却盯着不二远去的身影,他看见他朝着迹部笑,那种笑容是平时不曾看到过的,迹部接过他的网球袋,一只手搂着他走出了校门。

“他们很般配,不是吗?”越前说,“现在在前辈眼里的是迹部,但是,部长,你眼里看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说完,他压了压帽檐独自离开了。

原来,爱情是会变的,每个人都只是希望有个爱自己的人在自己身边,让自己能有个停靠的港湾,对于不二来说,那个人是迹部,而不是自己……不二,我们难道就真的这样错过了?手冢在心中问着。

 

 

(下)

不二和迹部走在路上,可是不二却心不在焉。迹部拉住他的手:“有心事?”不二微笑着,继续往前走,却没有说话。许久,不二停下来看着迹部:“小景,今天……手冢他说……”

“怎么了,为什么吞吞吐吐的?”迹部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他向我表白……”

迹部的神情暗淡,他揉了揉不二的头发:“小傻瓜,总算眼泪没白流。”放开了抓着不二的手,迹部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小景……”

“看来本大爷的试用期该结束了,要是手冢欺负你,记得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迹部没有回头,他孤单的背影有一种想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但是,他却没有动,愣愣地看着迹部远去。为什么会这样呢?手冢对自己告白了,可是却不觉得开心;迹部放开自己的瞬间,竟然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真是一片混乱,不二觉得很无助。游魂般地回到家,由美子正坐在客厅玩塔罗牌:“景吾呢?他不是去接你了吗?”

“小景,他应该是回家了吧。”不二无力地回答。

“吵架了?”由美子翻着她的牌问。

“没有,姐姐别胡思乱想。”不二在由美子面前坐下。

由美子把牌递到他面前:“抽一张吧,它能为你解答。”

不二抽了张牌递给由美子,自己却站起了身:“姐姐,我累了,晚饭了再叫我吧。”

“喂,不听解答了吗?”由美子冲着他的背影喊。可是不二却没有回答,由美子翻开牌,看来,这两个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由美子看着牌心里叹息着。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迹部没有来找不二,而他也仍然想以前一样生活,只是觉得心里好像缺了一点什么,无法填补。

“不二,不二,今天一起去吃饭吧!”部活结束后,菊丸就挂在了不二身上。

“好啊,今天我请吧,上次还欠你呢。”不二说。

“好!”大猫开心地欢呼,然后又放低了声音,“不二,你有没有觉得最近部里气氛有点奇怪啊?”

“恩?”

“听说,部长和小不点闹别扭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啊,英二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不二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大猫没有理会不二的问题,继续说:“不二,最近也很奇怪,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喜欢开玩笑了。”

“是吗?呐,在这里吃吧。”不二带着菊丸来到了以前迹部带自己来过的店。

才刚坐下不久,就看见冰帝的一行人进来,不二在寻找他的身影却没有发现,难得的慈郎没有谁,眼睛还有些红红的,他看到不二居然抱着他哭了起来。

“怎么了?慈郎,怎么哭得这么伤心?”不二有点担心,难道迹部出事了?

“呜……迹部他,他……”慈郎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着。

这让不二愈发担心,他抓着慈郎:“到底怎么了?小景怎么了?”

“他转学去美国了……”忍足平静地说,“我们刚从机场回来,再15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不二转身飞奔出去,跳上了计程车:“机场,大叔,快点!”他震惊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要走?原来迹部早已在自己的心里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可是偏偏等到他离开了才发现……不二苦笑,为什么人总是这样不懂得珍惜?跑进机场,飞机已经起飞了,呆呆地看着检录口,不二期待着迹部突然从里面出来说,他不走了,就像肥皂剧里演的一样,但是,生活终究不是演戏,并不是所有的事都会如你所愿。不二等了很久,但是迹部没有出现,他走了,一声不吭地走了……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依赖他……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盯着心爱的仙人掌发呆,慢慢的在脑海中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手冢、迹部、迹部、手冢……到底自己的心在哪里,天才第一次认真地思考着自己的感情,突然发现,原来自己那么不了解自己……结果一夜无眠……

 

“周助啊,起床了吗?吃饭了——”

直到由美子的声音从楼下传了,看了看表居然已经到了该上学的时候了,匆匆答了她的话:“知道了,姐姐。”换了衣服,跑下楼。

“今天怎么这么快就下来了?”由美子吃惊地看着弟弟,发现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周助,你没事吗?”

不二随便拿了片面包就往外走:“没事啊,姐姐,今天学校有事,所以要早点走。”还没踏出门,就听见电话响了起来。

“喂?哦,是景吾啊,怎么这么早打电话来?”接电话的是由美子。

不二猛的转身,从姐姐手里接过电话:“迹部景吾,你这个混蛋!你在哪里,快给我回来!”不二冲电话大喊,泪水抑制不住地往外流。

“周助,我刚到美国……”迹部的声音也很憔悴。

“为什么一声不响地就走掉?”

“对不起,我怕看到你就走不了了,周助,你别哭啊。”迹部慌了,“不是还有手冢陪在你身边吗?”

“我,我有说要和手冢在一起吗?你不是一直都很自信的吗?为什么这次却轻易放手?”不二哭问。

“周助,面对你,我真的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白痴,很想抓紧你,可是我怕你在我身边不快乐,所以,我宁愿放手,让你自己选择……”

迹部没说完就被不二打断:“景吾,我爱你!我想清楚了,我爱的那个人是你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接着是迹部的笑声,“周助,我终于等到这句话了!可是,我必须在美国完成学业啊,等我,好不好?”

“恩……”

“周助,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凭自己双手闯下一片天地,然后我回来娶你好不好?”迹部的声音让人觉得安心。

“景吾……”

“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没人让你依靠了,周助,你要坚强点,不要让我担心,我们一起为未来努力……”迹部的声音充满着温柔。

不二露出了笑容,擦干了眼泪:“我等你回来!”

挂了电话,迹部发现自己竟然也泪流满面,但是他此刻却觉得很幸福,整理好仪容,带着往日的自信开始了新的生活……

不二抬起头对姐姐说:“姐姐,我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由美子拍着不二的背:“真是傻孩子……”

是该长大了,呐,小景,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现在很好哦……不二走出家门,望着天空,脸上的笑容不再空洞,不再苦涩……

番外

“呐,小景,最近还好吗?又是二月份了呢,最近美国有冷空气啊,要多穿件衣服啊!哈哈,觉得很奇怪吗?答应过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我做到了哦,你不要担心我啊,不过呢,要时时刻刻想着我,知道吗?啊恩? 

对了,学校的导师很器重我哦,下星期就要作为交换生去荷兰了,我也要离开日本了,这样,就和你当初丢下我一个人跑去美国扯平了,呵呵。 

好了,我要去给小仙浇水了,它是我从你离开后开始养的,现在已经长了很多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今年是润年啊……”你再不回来,我忘记了你的样子你可别怪我呀,按下发送键,不二在心里补充道。

打开窗户让风夹着冰冷的雨点肆意打在自己脸上,小景,要是被你知道了又该挨骂了吧?关上窗,听见有人敲门:“姐姐?有事?” 

“周助啊,马上要走了,以后没人陪姐姐玩了,离开前姐姐来帮你算最后一次吧。”由美子拿出牌在不二面前摆开。 过了一会儿,不二问:“姐姐,这次怎么样?” 由美子只是笑却什么也没说,她卖关子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该知道什么?” 
“爱情!”说完由美子转身走人,“晚安,亲爱的弟弟!” 

“来到荷兰已经有四五天了,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民族的的性格——坚持不懈。因为坚持不懈,使荷兰在历史上崛起,成为称霸一时的世界强国;因为坚持不懈,荷兰人创造了许多世界之最;因为坚持不懈地围海造田,修筑堤坝,这个低地之国才免于灭顶之灾……这里真的是一个不简单的国家,呐,小景,我学到了很多啊,我们的爱情,只要坚持不懈,也会有圆满的结局的,对不对?问这种问题好傻,可是,我还是很想听你回答啊。
你的邮件我收到了啊,居然感冒了,吃了药没有啊?怎么现在反过来是我担心你了呢?小景还是孩子吗?这是你以前对我说的,现在终于找到机会还给你了,哈哈! 
28号了,今年的二月多一天呀,好开心!”合上电脑,不二转身看向宿舍外的一片郁金香田,花已经含苞待放了,它们是在等待3月的到来吧,而我,小景,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一直在等你啊,五年了,想你…… 

 
“叮——”不二伸手按下闹钟,今天是自己20岁生日,不二万般不舍从温暖的被窝里趴出来,开始拆朋友们寄过来的礼物,边拆边笑,大家还是像以前一样可爱呢,可是,找了半天,为什么没看到小景的礼物呢?以前每次都是他的最大份最华丽的,可是为什么今年没有看到?不二心中有点不悦,正好今天没有课,拿起心爱的相机,去外面拍些风景吧,来了这么久了,还没好好游览一下呢!哼,小景,我生气了,居然把我生日都忘了……
在外面游荡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却发现宿舍外面的墙上挂满了彩灯,形成了大大的四个字“生日快乐”,接着不二就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久违了的怀抱:“知道本大爷在这里等了多久吗?”来人在他耳边轻柔地说,虽然是责怪的话,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充满了柔情。 

“呐,小景,一点创意也没有,真是不华丽呀。”不二笑盈盈地说着,挣开了迹部的怀抱,原来是要给我个惊喜,真狡猾,破坏了我一天的好心情,才没这么容易原谅你……  
“周助。”迹部把真想走开的不二拉回来,低头,吻上他的唇,一阵缠绵,当感觉到怀里的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不二瘫软在迹部怀里,任有他抱着自己,不管怎么嘴硬,到底还是想他的,不由自主地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迹部对不二的这一举动很满意,轻吻着他的发丝:“周助,周助……”不断重复地叫着恋人的名字,这是他在美国五年来日日夜夜都念着的名字,为了这个名字的主人,他大少爷前所未有的努力,取得了硕士学位,顺利地从父亲手里接过了这么大个集团…… 
“小景干吗拉,没事老叫人家的名字……”不二对他撒娇,五年,他学会坚强,迹部离开后没有对任何人撒娇,现在,他终于回到自己身边了…… 
“本大爷喜欢叫!”迹部抓过不二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套在了不二的无名指上,“这才是真正的生日礼物。”  
不二的嘴角上扬,指着迹部的手歪着头问:“我干吗要和你带一样的啊?”  
“别告诉我你忘了五年前答应过我什么!”迹部带着威胁的口吻。 

但是我们的天才装傻不是一般的强悍:“我答应你什么了?” 

“切,反正,你不二周助这辈子注定是要和本大爷在一起了!”迹部宣布了所有权。  
“原来小景你这么急着嫁进我不二家啊,那怎么办呢,还要和爸妈商量下才好啊!”不二伤脑筋地看着他。成功地引出了迹部头上的青筋。 

“看来本大爷该让你明白到底是谁嫁谁了!”迹部索性打横抱起不二往外走去。  
“喂,小景,你要带我去哪里?” 
“当然是本大爷的住处!”口气不容置疑。 
“不要,我的宿舍已经到了,小景要去宾馆自己去!”不二抗议。 

 
“那我们就去你的宿舍好了!”迹部抱着他折回。
“小景你……呜!” 迹部再次吻上他喋喋不休的小嘴,成功让他禁声。 

不二给心爱的仙人掌浇着水,迹部从他身后抱着他在他耳边吹着气:“昨天晚上不累吗?怎么不多睡会?” 

想到昨晚,不二脸红,不过真的很甜蜜:“你还说,都是你不好!”不二瞪他,但在迹部看来,那一点威信都没有。 

揉着不二的腰,有点担心:“我是不是弄痛你了?” 
不二回头,对上的是迹部担心的眼神,心中很温暖,吻上他的眼睛:“没有,小景很温柔……”
“周助,我爱你!”迹部看着不二,认真地说。
“我也爱你,景吾!”不二回答。
窗边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给窗外的春光添上亮丽的一笔,他们的爱终于找到了归宿……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