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黑暗,只在暗夜旋舞

我将成为暗夜之主,主宰一切黑暗与邪恶

 
 
 

日志

 
 

鼬鸣(不能接受的请绕道)  

2006-12-16 13:34:19|  分类: 火影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木叶村在经历了N多次的大站后,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正在蓬勃地发展着。鸣人跟着自来也在外修行了3年后也回到了村子,成为了火影。而去投靠大蛇丸的佐助因为始终放不下鸣人,最终也还是回到了村子,成为了火影的秘书。可是,他始终没有勇气向鸣人道出自己的心意,而大条神经的鸣人也根本没感觉。日子还是这么平静地过着,直到有一天……

还是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后,我们伟大的火影大人回到了有一大堆文件等他看的办公室,看着看着小狐狸还是不自觉的睡着了。

“鸣人?”佐助在外面敲了敲门,见里面没动静就自己进来了。看见鸣人趴在桌子上谁着了,他怜爱地用手轻轻抚去了鸣人眼前略长的头发,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自己的唇印,然后又关上门,悄悄地离开了。“哼,或许我只有在这种时候才敢对他这样吧,天才居然也会有怕的时候,真窝囊……”他在心理暗暗地嘲笑着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道了一家酒店的门口,从里面传来了他所熟悉的情敌的声音——没错,宁次、鹿丸还有牙等人正在里面喝酒。“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于是由于了一会,他也走了进去,“哟,大白天的不去做任务居然在这喝酒?”

“摆脱,现在是午饭时间,真是麻烦!”鹿丸回答了他,“一起吧!”

于是一堆情敌终于到其了,顿时酒店充满了火药味,明争暗斗开始了……

 

鸣人睡得正香时,被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给吵醒了(当了火影就是不一样了啊,警觉性高了嘛),当他睁开眼睛时,还是被来人吓了一跳。

“看到我有这么吃惊吗?”来人也没什么招呼语,开门见山地问。

“恩,是有点吃惊,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来找我啊。”鸣人的睡意一下子都没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今天是你意料之外的吗?”来人完全看透了鸣人的心思。

“啊?”鸣人还是那么大条神经,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说过的‘等我当了火影,你需要什么帮忙,我都会尽力的’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来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当然没有,”鸣人终于想起来了,脸上出现了大大的笑容,“需要什么帮助吗?”

“你不怕我让你去干坏事?”来人的脸上笑意更浓了。

“不会的,我相信你,两年前你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了吗?”湛蓝的眼睛里充满的是坚定,“鼬,这两年你过得好吗?”

“不知道,就是——想你。”鼬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将鸣人拉进了怀中。

“你不是说要处理些事情,大概45年才能完成吗?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鸣人顺从地靠在鼬身上问道。

“因为事情顺利,提前结束了。怎么了?你高兴我提早回来?难道你就不想我?”语气有点冷。

“不是啦……”鸣人刚要解释,门外有人敲门了:“鸣人?”是佐助。还没来得急问鼬歇脚处在哪,他就已经消失了。鸣人慌乱地答了句:“啊,进来吧。”

“你醒了?”佐助关心地问着。

“啊?恩!”还没整理好情绪,鸣人有点心虚。

“那你就快点把文件看了吧,他们正在等你的决定呢。”本想多关心一下他的,但佐助还是说不出口。

脸上带着一条条黑线,鸣人只好开始工作了,不过他的心情还不算坏,因为他感觉到鼬正在远处看着他,这让他很安心,嘴角不自觉得露出了笑意。佐助感觉到了鸣人心情的变化,但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很是郁闷。

(二)

终于一天的工作还是结束了。“呼……”鸣人放下文件,叹了口气,“终于好了,做火影也这么无趣,又不能出任务,每天让我看这么多字!”

听着鸣人的抱怨,佐助决定让他高兴一下:“鸣人,我们去吃拉面吧,我请客!”

“好啊——”鸣人刚答应了,突然想到鼬好像已经在某个地方等了他一天了,“啊,不行啊,我突然想到家里还有点事,所以还是下次吧!”

被鸣人拒绝了,佐助一脸不高兴:“那好吧。”

这么明显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他心理想的什么了,但只有大条神经的鸣人,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什么也没发现,正准备迈开步子向前走,突然木叶丸跑来了:“佐助哥哥,还好你还没走,小樱姐姐和井野姐姐又为了你开打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本来被鸣人拒绝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又有人在鸣人的面前和自己说这种事情,脸上的黑线不断增加。

“佐助,这你可不能这么说啊,你一天不解决他们的问题,木叶的损失一天不会减少啊。所以——我决定以火影的身份命令你,尽快解决此矛盾!就这样,我先走了,木叶丸给佐助带路吧!”鸣人快速地把麻烦推给了佐助,一溜烟地跑了。

一路上,鸣人追着鼬查克拉的气味一直追到了自己的家,推开门大叫了一声:“鼬,我回来了!”

“哟哟,真是没良心的小家伙,我也来了,还辛辛苦苦帮你做饭,居然都没和我打招呼!”一个女声很不满地飘进了鸣人的耳朵。

“啊啊,是喜悦姐姐啊,我没发现你在啊,真是对不起啊。”鸣人歉意地说。(哎,真是老实人,不会说点好听的)

“你……”喜悦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本想报复一下,但发现一双冷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还是就此作罢,“快来吃饭吧!”

“好啊!很久没吃姐姐做的饭了,好怀念啊!鼬,快来啊。”鸣人开心地拿起了饭碗准备开动,“姐姐这次和鼬一起来了啊。”

“不是啊,我从家乡过来的,前几天我的弟弟已经成亲,所以我也没什么牵挂了,就想到我可爱的鸣人了啊,结果在村口就碰到鼬了。”说着,抱住了鸣人,摸着他的头发。看到鼬黑着脸过来了,才放开了鸣人。

鼬又回复了以前的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整个屋子的温度顿时降到了0度以下。终于三人在冰冻中吃完了晚饭。喜悦收拾好一切,还是识相地离开了。

“鼬?”鸣人走到鼬的身边叫道,“怎么了,你晚上都没说过话,不开心吗?”

“你和那些无谓的人太亲近了!”鼬一把抓过鸣人把他拉进自己的怀中直截了当的说。

“无谓?你指姐姐吗?鼬吃醋了?”鸣人顺从地靠在鼬的怀中.

“……”

“呵呵,”鸣人笑了,“知道鼬这么在乎我,我真的很高兴呢。其实,我一直把喜悦姐姐当亲人而已啊,你知道的,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生活的,很孤独,自从遇到了姐姐,她给了我亲人般的关怀和照顾,所以我一直把她当家人。鼬能理解我吧!”

“有我在,你以后不会孤独了。”说着,鼬紧紧地抱住了鸣人。

“对我来说,鼬是最特别的,这次来,你不会走了吧?”湛蓝的双眼望着这个紧抱着自己的人。

“偶尔还要离开的,不过,大多数的时间我会陪着你的,这样好吗?”宠溺地看着怀里的鸣人,忍不住,还是俯下头去用自己的双唇贴住了鸣人的,缠绵着……

月光静静地洒在屋子里,喜悦坐在窗边,看着春色满屋的隔壁,不禁感叹道:“看来我租了他们旁边的屋子还是明智的选择,否则又得睡屋顶了!”她笑了,鸣人这个可爱的弟弟过得很幸福,这让她感到欣慰,“看来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下了……”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夜,木叶村里的许多人都失眠了……

(三)

“鼬,我出门了哦!”鸣人向鼬打着招呼便出门了。他一个人走在街上显得有点无力,也是啊,昨晚鼬虽然很温柔,但还是很累啊,一向精力充沛的小狐狸也不行了。

喜悦看出了鸣人的疲惫,待他出门对鼬说:“看来我有必要暗中跟着他,看他这样子还真不放心。”

“不,我去。”

“你是木叶的叛忍,这样好吗?万一被发现了,你会给鸣人造成捆饶的,还是我去好了。”喜悦阻止了他,心中暗暗想着:昨晚鸣人给他吃了定心丸,今天果然态度不一样了呢。

想着她的话也有道理,最后鼬还是点头答应了。

 

鸣人正慢慢地走在街上,这时,小樱和井野气势汹汹地向他冲来,而大条神经的他当然没发现她们身上充满了火药味儿,还不忘向她们招招手:“早啊,小樱、井野,看来你们已经和好了啊,佐助还真有一套呢!”

鸣人的招呼在她们看来就是在和她们宣战,让这两人更来气,脸上青筋已经隐约可见。“旋涡鸣人!!!!!”两人愤怒地喊着,不约而同地伸出拳头冲向鸣人。

鸣人终于闻到了火药味,被她们吓呆了,眼看着拳头就要光顾自己的脸了,这时,鸣人只感觉自己被人抱住并往后跳了几步才不至于被打。

“哟哟,真是的,大清早的,两个小姑娘吃了火药了啊,这么凶巴巴地对待我们鸣人?”救了鸣人的那人说话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暗中跟踪他的喜悦。

“姐姐,你一直在跟踪我吗?”被救的鸣人都没道声谢谢就开始兴施问罪了。

这次论到喜悦生气了,在鸣人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哟,你这小鬼,我救了你耶,居然这么和我说话的?我不跟踪你让我怎么熟悉木叶的路啊!”

“你是谁?放开鸣人!”还没等小樱她们问,就有人替她们问了眼前这个奇怪的女人了,原来是木叶的两大天才!两个人还不忘相互瞪眼,竞争的味道显而易见。

喜悦回过头去看了看他们,慢慢地走到佐助面前,很像呢,哎,鸣人别犯糊涂才好啊,毕竟他们是两兄弟啊。“你是宇智波佐助吧。”喜悦笑着问佐助。

“哼!”这算是回答了。

“哦哟哟,真是的,两个人的性格也这么像!”喜悦不自觉的话冲口而出。

“什么?你说什么?”佐助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啊?我说了什么了?”喜悦感到事情不妙开始装起傻来。

当佐助正要开口问自己和谁很像时,一个声音打短了他。“哎,这是在干什么啊,早晨在大街上开会吗?”牙说,赤丸还不忘附和着叫几声,鹿丸、雏田等人也来了,“这位大姐没见过啊,你是什么人?”

“哈哈哈,我吗?”喜悦马上从佐助的身边逃开又抱住了鸣人,“鸣人,快介绍一下吧,以后我要在这里生活,必须和大家都认识一下的,对吧?”

“你不会是鸣人的情人吧?”牙看着喜悦对鸣人又搂又抱,恶狠狠地问。周围的N多人也对喜悦充满了敌对的目光。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了。喜悦姐姐是我的姐姐啊,她以后就是木叶的一份子了,大家要好好相处啊!”鸣人替她解了围。

“原来只是姐姐吗?我是日向宁次。”宁次面无表情地向她打了招呼,不过很明显的,刚才的敌意已经没有了。还是和鸣人身边的人拉好关系比较好吧,宁次心里盘算着。

“哦,你好啊。”喜悦一一和大家打了招呼认识了一下。

但是,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强的,小樱和井野并没有为刚才的是而忘了今天来找鸣人的目的。“漩涡鸣人,我要杀了你!”两个人又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啊,啊,为什么啊,小樱,我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你们大清早的就要杀我?”鸣人一脸疑惑。

“你居然还在那装傻?居然和我们抢佐助?我要杀了你!”

“啊?啊?啊?”鸣人更加疑惑了,什么抢佐助?

“吼吼,原来是这样啊。”喜悦叫了起来。

“什么啊?姐姐,为什么我不明白她们说什么啊?”鸣人很无辜地看着喜悦。

“鸣人哥哥,那是因为昨天……昨天……”木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冒了出来,他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开始解释小樱她们生气的原因了。

(四)

回到昨天晚上,小樱和井野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佐助终于赶到了。

“你们两个给我住手!”

“佐助?!”两个人同时停了下来,很惊讶。

“你们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你们这样给村子带来了多大损失,你们自己想过没有?”佐助生气了,真不知道这两个白痴女人在想什么。

“……那么,佐助今天就做出决定吧,你选哪个?”某些时候两个人的意见还真统一。

“切,我为什么要选你们?”脸上黑线增加中。

“佐助?难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小樱的宽额头真不是白长的,反应真快。

“……”

“不,不可能的啊,佐助每天都在照顾鸣人有时间和别的女孩子交往吗?”小樱刚说完这句话马上意识到了什么,然而最终还是井野说出了她心中所想的。

“不会是,难道是……鸣人?”

“……”佐助还是没回答,应该是默认了吧。

“我明白了……”樱顿时呆了,只是说了这么句话,转身走了。

“小樱……”井野有点不放心,跟着她去了。这种打击对于她们两个来是实在是太大了。

解决了事情,佐助一声不响地离开了,丢下木叶丸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许久说不出话来。

 

“哼,佐助,看来今天我们要来打一场了,我可不会把名人让给你的!”宁次已经摆开了要打的架势。

“那就来吧!”佐助也开始了。

“打架怎么可以就你们两个呢?”牙也不甘落后。

“麻烦,真是的。”鹿丸仍是懒洋洋的口气,“你们就不会问问鸣人是怎么想的啊,不要自作主张啊。”

“啊?啊?”听到有人叫自己,鸣人终于回过神来,发现一群人已经要打起来了,“你们都给我助手!”这一声真有火影的气势。几人乖乖地收手了。“难道你们嫌木叶的损失还不够吗?身为木叶高层干部,一个个都在赶什么啊?你们,都停职一天,去反思一下,明天每人一份检讨,就这样,其他的人都去工作吧!”不管怎么说,鸣人毕竟是火影大家都不好反抗,于是众人都准备离开了。这时,鸣人叫住了小樱:“小樱,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也不想,而且,我……”

“好了,我知道,”没等鸣人说完,小樱就打断了他,“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我怎么可以怪你呢,但是,现在我还是需要好好想想。”

“就是这样的嘛,两个小姑娘静下来还是很讨人喜欢的,今天姐姐就来开导开导你们吧!”说着喜悦便揽着她们走了,回头还不忘对鸣人说,“你也赶快回办公室吧。”

一切看似已经平静下来,但这只是个开始而已。一个可怕的计划漫漫地在佐助的心中酝酿着……

(五)

由于那些惹麻烦的家伙们都被鸣人停了职,所以这一天终于平静地度过了,但真的平静吗?早上街上有这么多人,这种事都传开了吧,好不容易得到了大家的承认,然而,此时鸣人走在街上,又受到他们的排斥了。“真恶心,居然喜欢同性,怎么当上火影?”“你看到了吗,今天早上有很多人都为了他……”“你别说了,被他听到了可不好。”一路受着指指点点,鸣人回到了家,在门外收起了悲伤的表情,笑着:“鼬,我回来了。”一下子扑进了鼬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呢,只有鼬的怀抱是最舒服的,很安心。

看着鸣人整个人埋在自己怀里,鼬无奈地摇了摇头:“鸣人,累吗?”

“不,”怀中的人说,“有鼬在,我不会觉得累。”

“在我的面前你也要伪装起来吗?”

“鼬?”鸣人抬起了头。

“我都知道,我怎么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看来,我的劲敌很多呢,那个愚蠢的弟弟。”鼬轻轻地抱起鸣人让他舒适地坐在自己的腿上,“那些愚蠢的人都知道了呢,你想怎么做?”

“我……”鸣人低下了头思索着。这是外面有人敲门,来人是宁次。

“鸣人,出事了!”

“怎么了宁次?发生什么事了?”鸣人一脸迷惑。

“有一大群村民朝着这里来了,他们好象是来让你交出火影的位置的。”说到这里宁次黯然低下了头,“对不起,今天早上我也太冲动了,我应该阻止他们的。”

“算了,宁次,都过去了。”

“鸣人,你要怎么办,愚蠢的人们都找上门来了。”这时鼬出来了,“你跟我走吧。”

“你——你是——S级判忍宇智波鼬?!”宁次觉得不可司仪,“鸣人,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

“这,这个,宁次,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其实……”鸣人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哼,我明白了,”宁次笑了,“原来是他,真是好笑,佐助果然不是他哥哥的对手啊。鸣人,他们快到了,我看你还是走吧。”

“不,为什么要走,这不是在逃避吗?”鸣人固执着。

“但是,我更不想看到你被这么多人羞辱。我会控制不住的,鸣人,难道你市要我血洗木叶吗?”鼬抓着鸣人的手严肃地问,“喜悦呢?这么关键的时刻,人死哪去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对,对不起,刚刚听说出事了,所以就赶来了。小鸣,我也觉得你该走。”

“姐姐,不,我不走!”

“鸣人,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会对他们下手的。”此时鼬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黑色的玉钩。

鸣人知道鼬是认真的,终于还是妥协了:“好吧,我跟你走。”

“快走,鸣人,别迟疑了,他们来了,这里就交给我吧!”宁次催促道。

“好的,宁次,其实雏田是个好女孩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鸣人笑着看着他,“我走了!”

宁次点了点头,转向鼬:“你会让他幸福的,是吗?”虽然很陌生,但宁次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人,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冷血。

鼬没说什么,知识点了点头。

看着三个人影离开了,宁次欣慰地笑了:“鸣人,要幸福啊,或许这样对你更好。木叶的枷锁让你很辛苦吧。”

 

“旋涡鸣人,你给我们出来,我们有话要说!”他们终于赶到了。

“鸣人已经走了。”宁次出来。

“什么?你居然放他走了?为什么?”众人很愤怒。

“我有说是我放的吗,我到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了,他只留了封信。”说着,宁次拿出了事先假造的鸣人的信。

“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心事,这骗谁啊你。”

“不,是真的,鸣人在我们到之前就走了。”出人意料,佐助来了。

“怎么刚才没看你出现?”他们还是不相信。

“白痴,我去追他了,结果还是没发现什么,所以就回来了。”佐助摆着张臭脸鄙视(为什么是鄙视?应该比较符合他的个性吧。)地看着他们。

“那么信上说什么?”

“让5代火影暂代火影之职。”

“不行,凭什么他说的我们就听?”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人选不成?”

“这,那就比赛,看谁有资格!”

“这我们做不了主,明天和大家都商量了才行!”

双放态度强硬,都知道这样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达成协议,明天征求众人意见。

 

人群褪去。

“真没想到你会帮我说话。”宁次主动开口了。

“哼,人是你放的吧?”你破坏了我的好事,这笔帐以后和你算,佐助心理想着,“不是帮你,是为了鸣人。”

“你追到人了吗?”

“我根本没去追,知道出事了就过来了,哪有时间?天才连这个都想不到?”

“哼……”宁次不再说什么,径自离开了。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以后会怎么样呢?

(六)

鸣人三人连夜赶路出了木叶村。

“小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喜悦忍不住问。

“不知道啊,”脸上还是大大咧咧的笑容,“有鼬在就好了,现在反而轻松多了呢,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只是,姐姐又要跟着我们到处跑了呢。”

“说什么屁话,”喜悦正要往鸣人头上打,看到鼬一脸黑线及时停住了,“我身性喜欢到处走,而且有可爱的小鸣在,很开心的呢。”

“好了,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赶了一夜的路,鸣人也了。”鼬终于发话了。

 

再说木叶那边,一大早火影办公室门口聚集了一大群人。

“混蛋!”纲手听了宁次的叙述,气得大叫,气势汹汹的跑到了火影办公室,“你们这群混蛋,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鸣人为了木叶做了多少事情你们都忘了吗?”

“对,对,对不起,纲手大人。”人群中的一个人回答了,“但我们真的不能接受,火影大人是……”

“好了,人都已经走了,少在那废话!现在木叶这种情况被邻国知道是很危险的,先选出新的火影在处理后事。”刚手强压怒火。

“哟,刚手啊,别生气了,鸣人走了或许更好啊。”自来也突然出现,拍着纲手的背说。

“你说的真轻松啊!”纲手已经接近爆发了。

“当初他还不是和我走散了以后好好的回来了吗?”

“你,你居然还好意思和我说当初?要不是那次,鸣人今天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啊!”

看着纲手要把事情说出来了,自来也赶紧拉着她走了:“好了好了,我不对,我请你喝酒。”

他们消失后,余下的人依照昨天晚上的约定选出了新的火影——鹿丸。在他的有续带领下,木叶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对于鸣人的事,大家都不敢提一个字(当然是怕惹了火暴的纲手婆婆了),而鹿丸却私下派了佐助、小樱和卡卡西老师去追查鸣人的下落,至少也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啊,大家心理都是这么想的,除了佐助……

 

“朱雀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鼬一行人回到了以前住过的地方,早已有晓的人等候在那了。“有什么事吗?我想我早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再帮晓做伤天害理的事了。”鼬不带一丝感情的回答道。

“是的,属下明白,但这次老大让我来通知朱雀大人的任务并不是所谓的‘伤天害理’,而是要你去沙之国拿一件东西,具体事宜已经详细写在这里了。”说完,那个人便消失了。

“啊,就是那个啊,”喜悦瞄了一眼说,“沙之国的人好象都控制不了那个神石,所以想把它送给有能力控制它的人,得到宝石的那个人的能力会突飞猛进,想必你们老大还想变强吧。”

“这种事情为什么你会知道?”鼬用怀疑的口气问。

喜悦慌忙说:“不是啊,是一路上听别人说的嘛,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

“鼬,我们去看看吧,反正也没什么事,我还想顺便去看看我爱罗呢!”鸣人开口做了决定。当然另外两位也不会反对了,于是,第二天,他们踏上了去沙村的路。

而佐助他们也一路寻找鸣人的踪迹来到了沙之国。

(七)

“要去看你的朋友吗,鸣人?”站在沙之国的土地上鼬问鸣人。

“不,先办你的事,然后我们再去看我爱罗也不迟……”鸣人有点犹豫。

鼬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也不好多说什么,就随他的意思吧,大条神经的鸣人也变得会思考了,鼬的嘴角微微上扬。他们找了个旅馆住下,丝毫没有张扬。

晚饭时间到了,鸣人和鼬坐在桌子旁等待着另一个人的出现。“啊,不好意思啊,”喜悦终于带着满脸歉意出现了,“刚才逛市集的时候迷路了,让你们久等了!”

“迷路?”鸣人满脸黑线,“姐姐又迷路了!那你是怎么回来的啊?”

“后来很巧的碰上了小樱,她带我回来的!”

“什么,姐姐你……”鸣人感到很不安。

没等他把话说完,小樱就从喜悦身后窜了出来:“HI,鸣人,好久不见了,看到我吃惊吗?”

“那个,那个——”

“白痴,居然逃跑,害我们要千里迢迢跑到这来找你!”小樱暴发了,不愧是纲手的得意大弟子啊。

“你们?小樱你和谁一起来的?为什么要找我?”鸣人并没有理会她的责骂,警觉的问道,心中不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鼬看出了鸣人心里想的,上前抱住了鸣人。这下轮到小樱吃惊了:“你,你,你,你是宇智波鼬?!为什么?你和鸣人……”顿时她明白了一切。

“你是聪明人,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就活不成了!”说着,鼬准备发动写轮眼。

“鼬!”鸣人上前阻止了他,“不要,你不要这样,不管怎么说,小樱都是我朋友啊。”鼬看了鸣人一会,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小樱对鸣人来说是很重要的朋友,他只好放弃,冰冷的眼神转向了罪魁祸首——喜悦。跟某人相处久了,反应自然就快了:“对,对不起,鸣人,我……”

“姐姐,算了,反正都已经发生了。”鸣人勉强笑了笑。气氛就这样僵在了那,最让鸣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呐,小樱,丢了鸣人,再丢了你我可负不起责任啊。”卡卡西和佐助也找到了这里,“哟,你找到鸣人了啊。”

“鸣人!”佐助惊喜地表情刹时僵在了脸上,“鼬,为什么你也在这里?我要杀了你。”

说时迟那时快,佐助准备用千鸟击向鼬时,鸣人用螺旋丸挡住了。

“鸣人,为什么?”佐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鸣人身上充满了杀气:“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不会让你动鼬的一根寒毛的!即使让我杀了你……”看得出鸣人了在说最后那一句的时候心里是多么悲哀。佐助放下了手,他恨啊,为什么会这样的,他居然又一次输给了那个男人!

“哎呀,小鸣,”这时喜悦又叫了起来,“你释放查克拉太多了拉,周围的房子——”鸣人惊奇地看了看周围,房屋损坏真的浩大,连人都没了。

“哪个不要命的家伙居然来这里捣乱!”手鞠带着一群手下赶来了。

“对不起拉,是我!”鸣人老实的说。

一看都是老朋友,她也不好说什么了:“走吧。”

“什么?去哪?”鸣人一脸疑问,她的思维跳跃得好快!

“你们还不都跟上?难道还有打吗?”手鞠快发标了。

佐助忍了下来,既然已经找到鸣人,他也不会很快离开,那么……鼬,我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就像你以前给我的痛苦一样!

到了我爱罗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大家都累了准备休息。走廊上,佐助碰到了鸣人,他拉住了鸣人的手:“鸣人,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那个人在一起?”有些事情是很明白的,但他还是不死心。鸣人只是点了点头。“为什么?”佐助愤怒地叫道,随即把鸣人按在墙上,霸道地吻了上去。鸣人被惊呆了,无力地做着反抗,任由佐助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一半,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在了佐助的手上,他颤了一下,终于停下了动作,鼬就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

“鼬……”鸣人无力的喊着,晕了过去。鼬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了鸣人,玉勾在眼里转动,没等佐助反应过来,那个熟悉又让他害怕的声音又回响在耳畔:“在接下来的72小时里,那一夜会不断在你眼前重演……”

鼬把鸣人轻轻放到床上,拭去了他脸上的泪水,凝视着他的脸,鼬想了很多……清晨的阳光照在了小狐狸的脸上了,熟睡的小狐狸慢慢睁开了眼睛,呼唤着:“鼬?!”

“你醒了,”不带一点感情的问候,让鸣人觉得好陌生,“如果——你觉得还是忘不了我那愚蠢的弟弟,那么,我会放你回到他身边去的,我——给你时间考虑这件事……”接着,便离开了房间,把鸣人一个人留在了那里。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回想起了昨晚的事,他急忙追了出去:“鼬!”

“怎么了?小鸣?”正好碰到了喜悦。

“姐,鼬,鼬……”

“哦,鼬啊,他好象出去了……”

没等喜悦说完,鸣人追了出去,喜悦看他慌慌张张,也跟着跑了出去。好不容易赶上了鼬,鸣人气喘吁吁地说:“鼬,昨天,昨天……”

“你什么都不要说,还是想清楚后再说吧。”鼬打断了他,转身又要离开。

“你去哪里?”

“我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任务没完成我不会离开的。你先回去吧!”

喜悦也停了下来,拍了拍鸣人的背:“我们先回去吧,小鸣。”

“姐姐,鼬不要我了,因为我范了错。”他扑进喜悦的怀里,哭着。

好不容易把鸣人带了回去,让他冷静了下来。这时,小樱冲了进来:“鸣人,不好了,佐助他,他中了月读!”但是,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呆呆地坐在那。“你怎么?鸣人!”小樱上前晃着他,可他还是没有动静。喜悦把小樱拉开了:“昨天好象发生什么事了,你最好别吵鸣人,他精神已经很不好了,先回去吧,月读在72小时后会解除的,耐心等吧,那个施月读的人不在,没办法的。”

就这样,好不容易劝走了小樱,而鼬也两天没回来。这时,佐助已经醒了,也就在那天,有人跑来通知鸣人:“鼬已经得到了那块石头,但由于查可拉消耗太多,所以在医院躺着。”鸣人终于有了反应,冲去了医院,看到了几天来一直想念的人。“小鸣,你先回去休息吧,还要几天他才会醒来呢,你这样不好,我照顾他,你休息好再过来,好吗?”喜悦极力劝着鸣人,看了看喜悦为了自己也这么憔悴,鸣人乖乖听话了。

回到房间,鸣人发现佐助正在等着他。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凝重了起来。佐助先开口了:“鸣人,那天的事——对不起!”鸣人笑着拍了拍佐助的肩膀说:“没什么拉,呐,佐助你想开了就好啊!”但是,单纯的鸣人又上当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佐助压在了下面,顺手脱去了他的衣服,啃咬着鸣人的耳垂,顺势向下。鸣人吃了一惊,随后,他终于明白佐助要做什么。他挣扎着,但双手被他钳制住了:“佐助,不可以这样的,你放开我……”鸣人哭叫着。终于,佐助停下了动作,他咬牙问道:“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不是别人?我会这样都是你们的错啊!”“对不起,但是我真的爱鼬,爱一个人有错吗?或许我不佩得到爱吧……”泪水流了下来,但佐助还是没有松开,反而更进了一步。鸣人仍在挣扎,不断的叫着:“鼬!”

 

医院里,鼬皱了皱眉头,醒了过来:“鸣人!”

“你这么快就醒了啊!”喜悦在一旁问。

“鸣人呢?他在哪里?”鼬没答理她的话,坐起身摇晃着喜悦。

“我让他回去休息了啊。”

鼬二话没说,冲下了床朝他们的住处跑去。“怎么了?你疯了吗?才醒来神志不清啊?”喜悦在后面追着,不满的叫着。“鸣人有危险,我听见他在哭,他在叫我……”鼬没有回头,仍向前跑。“你做梦了吧。”

终于到了,鼬踢开门,发现地上凌乱的散着衣服,佐助把神志不清的鸣人压在下面,鸣人痛苦地挣扎着,叫着自己的名字。混蛋!鼬正要动手,喜悦抢先了一步,打晕了佐助,用绳子绑住了他。鼬走上去,用被子裹住了鸣人的身体:“没事了,鸣人,我在这。”“恩。”鸣人无力地应了下,沉沉地睡去。鼬看了看佐助,开口问喜悦:“你到底是什么人?”

“啊?你好好的干吗问这个?好奇怪啊!”喜悦尴尬地笑了笑。

“这不是普通的绳子吧,我只在晓看到过这样的绳子,你和晓是什么关系?监视我吗?”眨眼间,鼬已经把苦无架在了喜悦的脖子上。

“哎呀,还是被你发现了啊,算了,告诉你吧,但你——”她看了看脖子上的东西,“放心,我要害你们还要等到现在吗?”

鼬收了手。

“其实,我就是晓的老大(这个很离谱,表打偶!)。当初得到情报说你找到了九尾的容器,但就是没杀了他,所以我就非常好奇,那个让堂堂朱雀下不了手的小鬼到底有怎么样的魔力,所以,我就装成普通人接近你们,时间长了发现小鸣真的很可爱啊……”

他们正说着,鸣人醒了。

“啊,小鸣,你醒了!”喜悦跑了过去,“你怎么样,没事吗?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不过还好,你没有被……”

喜悦还没说完就被鼬打断了:“鸣人,我……”朱雀大人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鼬,你回来就好!”鸣人哭了,“只是,这样的我——你——”鼬用唇封住了鸣人的后半句话。

“可恶!”佐助被绑着,但不管用什么术就是挣脱不了那绳子。

“你就别百非力气了,这是我特制的绳子,你是逃不掉的了。”喜悦笑着看着他,但却让人毛骨悚然,“小鸣,你想怎么办?要我帮你杀了他吗?”

“不,应该是我动手!”鼬平静的说。见鸣人也没什么反应,在外面的两个人终于出现了。“等,等一下!”小樱说,她看着鸣人,“鸣人,你说句话啊,到底怎么了,他们要杀佐助你都不吭声?”

“小樱,你让开,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喜悦激动的冲她喊道,“他,那个畜生差点把小鸣……”

小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她还是没有放弃:“鸣人,佐助再怎么错,看在他曾经是你的同伴、朋友的份上,看在我的分上,放过他,放过他,好不好?”鸣人的眼里有了一丝动摇。

“呐,鸣人,”卡卡西老师也开口了,“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佐助错了,人是我带出来的我有责任保护他们,把佐助交给我吧,带回木叶,火影大人会给他处罚的好不好?”

“鸣人,我求求你了,鸣人!”小樱哭着。

“我不想看到他!是的,他可以活着,”鸣人喃喃地说着,“鼬,改掉他的记忆,让他们带回去吧,我累了!”

鼬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只是按鸣人说的做了。

“不!”佐助挣扎着,随后便安静了下来,忘记了一切。卡卡西和小樱把他带回了木叶,所有发生的一切,他们没有对任何人说。

“小鸣,对不起。”喜悦懊悔地说,眼里充满了歉意。

“姐姐,你别这么说。”鸣人勉强地笑了笑。

“我想你可以走了吧。”鼬把宝石丢给了喜悦,“你要的东西。”

“怎么了?鼬,为什么赶姐姐走,还有那个不是你的任务吗,怎么……”

喜悦接住了东西,笑着说:“咦?生气了?鸣人,这个给你,有了这个宝石再结合九尾的力量,你的查克拉会翻倍提升,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就觉得很适合你使用。”

“……”鸣人一脸疑惑。

“算了,今天你也累了,以后再说吧。你好好休息。”鼬给鸣人盖上被子,示意喜悦打住。

 

鸣人渐渐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那段不愉快的影响似乎也被抹去,告别了我爱罗,他们起程了。

路上,喜悦把一切都告诉了鸣人,他终于恍然大悟,但知道喜悦是晓的老大还是吃了一惊。“呐,小鸣,现在我宣布你是晓新的首领!”喜悦拿出了首领的戒指交给了鸣人。

“啊?啊?”鸣人不知所措了,“可是,可是……”

“放心,有我和鼬会帮你的!以后晓要怎么发展就看你的决定了哦!”喜悦高兴地拍了拍鸣人。

从此,晓的发展日益壮大,但不同与以前,现在的晓少了分邪恶,多了一点坏,少了分黑暗,多了一点无厘头,这都是鸣人的功劳啊。

 

夕阳下,鸣人对鼬说:“鼬,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管对还是错,都不要分开。”

“恩。”简短的回答,鼬把鸣人拉入坏里。两人就这样幸福地依偎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9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